儿童不喜欢麻辣味(尹宗义)
发布时间:2015-12-30 14:32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网

儿童不喜欢麻辣味

——谈儿童文学的成人化与可读性

尹宗义

如果儿童文学里成人的影子太重,好比鲜美的清汤被放入了花椒、辣椒。孩子不敢喝,也不喜欢喝。由于儿童文学主要是成人创作,这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成人的影子,即使成人作家努力站在“现在的自己”与“从前的童年”、“现在的自己”与“现在的儿童”之间对话,即在与“已苏醒的童年”(内心的童年)的对话中来理解当代儿童的,这也无法真“正切入到儿童那浩瀚无边的内心宇宙”。[ 李红叶.儿童文学视域下的童年书写[J].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2011(2):35-37.]

儿童文学是指为儿童创作的,适合儿童年龄特点、审美要求和阅读欣赏水平,有利于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各种文学作品。从这个解释不难看出,儿童文学是以儿童为本位。但我们的儿童文学几乎是“非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即使是像冰心这样富有爱心的作家,她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品,也是属于“非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因为她并“不是专为儿童写”,只是“借写儿童抒发成人情思、以成人视觉统摄儿童视觉、使用成人语言”[杨昌江.“非儿童本位的”优秀儿童文学——谈冰心儿童文学的特殊性质[J].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1(6):1-5.]表现儿童世界。

所谓儿童文学成人化,“主要是指作品的审美倾向有意识地要把儿童读者向成人生活、成人情趣、成人审美意识,一言以蔽之即成人社会靠拢,是小读者逐渐‘转变成’成人的“性质或状态”。[王泉根.儿童文学的审美指令[M].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1991.182.]或者可以理解为儿童文学作品中有较强的“成人因素”,即“由于儿童文学的创作主体是成人,必将导致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包含一些与儿童的生理、心理状况不能完全吻合,些微超出儿童的认知力、理解力、审美力,儿童们暂时还难以完全领悟的成分,我们认为,这种成分便是儿童文学创作中的成人因素。”[陈雅谦、朱鸣磊.论儿童文学中的“成人因素”[J].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8(3)]如果说这些“成人因素”是花椒水、辣椒水,对于味觉还比较稚嫩儿童,他们喝了,就会被呛着。孩子吃一亏,长一“智”,不愿再阅读。

据新华社报道,欧美国家年人均阅读量约为16本,北欧国家为24本,而我国年人均阅读量仅6本。我们为什么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无论是坐地铁,还是吃饭、喝茶,他们都在玩手机。要让阅读成为一种习惯,是需要从小培养的。但我们孩子也热衷于手机游戏,无暇于书本阅读。对于游戏、电视,他们无师自通,乐此不疲;但对于书本阅读,大多索然无味,志不在此。孩子如果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长大后,一般也不会养成阅读的习惯。要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对于儿童文学作家来说,不能一味埋怨孩子玩物丧志,也不能简单感叹社会风气不良,而应该自我反省,反思自己的儿童文学创作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能与手机、电视争夺孩子。

快乐书童儿童图书租赁公司认为,由于儿童知识、生活经验不丰富,理解力相对薄弱,对那些复杂的内容不易理解,对成人的生活经验和某些思想感情也难以体会。比如在儿童文学中大篇幅地讲述爸爸妈妈的感人爱情故事,孩子是不会理解其中的浪漫与真爱。这成人加强进来的内容,无疑是驱赶孩子远离阅读的鞭子。总之,他们对于自己没有兴趣的内容就不喜欢看,甚至不看。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是应该在轻松愉快地说笑中,在有趣的故事情节中,潜移默化地给孩子们讲述一个深刻的道理或做一些有益的启示。相对而言,这些年来非常走红的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思想健康明朗,语言通俗易懂,对吸引孩子们亲近阅读是有积极意义的。尽管有人批评说,儿童文学作家为了迎合市场,迎合读者,片面追求作品的可读性。“作家们纷纷,在思想上和小读者看齐,使文学简化成了有趣、搞笑的故事,艺术创造简化成为简单再现,作品中没有了作家的人生经验、价值判断和对世界的体悟把握,成为一个幽默搞笑的空壳。如此一来,当读者像看笑话一样把故事看完,哈哈一乐之后,他们还能得到什么?当创作不再追求意义的传达,阅读必然成为纯粹的消遣。这就使得当前的儿童文学创作显得轻、薄、飘,缺乏深厚的底蕴和必要的承担。”[李东华.儿童文学创作中“儿童化”和“成人经验”的平衡[J].南方文坛,2007(1):43-45.]试想电视艺术,儿童一般不喜欢看大人看的电视剧,更不会关心体育、新闻。但他们对动画片看得津津有味。如果我们成人去看他们的动画片,会觉得太幼稚了。如果儿童文学作家能像动画片制作人那样,准确把握儿童的心理需求,也会受到追捧。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