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不喜欢麻辣味(尹宗义)
发布时间:2015-12-30 14:32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网

但是,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不想降低自己的文学水准,总喜欢把作品弄得高深莫测,最终让孩子们敬而远之。即使家长有心购买了,最终都是束之高搁。我们与其把儿童文学做成纯文学,花心思在丰富的弦外之音、精致的谋篇布局、深刻的寓意、隽永的语言等等方面,不如“蹲下身来”,当通俗文学来做,把语言写得通俗易懂一点,把情节写得有趣一些,把思想表现得浅显一点,把结构设计得明了一些。要相信读总比不读好。当孩子养成一种良好的阅读习惯,随着阅读理解、审美需求随之提高,他们自然会过渡到高一层次的阅读。

为了尽可能让作家以儿童为本位,应该积极地鼓励校园写手、少年作家多创作儿童文学,凭借他们正处于或者刚离开儿童时代的生活,把心中还保留着儿童生活的余温,来温暖儿童文学。这样,他们更能写出原汁原味的儿童生活,表现儿童的真实情感与思想。对于这部分少年作家,由于媒体炒作,粉丝热捧,一崭露头脚,就大获成功。这让许多知名作家情何以堪,纷纷打压,批评他们太嫩。文人相轻,影响了儿童文学的正常发展,也弃儿童阅读需求而不顾。

一些儿童文学作家总喜欢扮演教师,苦口婆心地说教,作品的思想性远胜于趣味性,这也会让孩子厌倦。即使是像安徒生的著名童话《丑小鸭》和《海的女儿》,也存在孩子不好理解的地方,《丑小鸭》要表现出安徒生在同世俗偏见抗争中的性格和信念:“只要你曾经在一只天鹅蛋里呆过,就算是生在养鸭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海的女儿》更是“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对于人类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即‘灵魂’问题。”[叶君健译.安徒生童话[M].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1992.16-18.]这两篇作品所包含的深刻思想,儿童是很难完全理解的,即使是成年人恐怕也要一思再思。

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在描写留守儿童时,仅只是以儿童为叙事角度,把成人一直紧贴在儿童身后,操控儿童一言一行,儿童成了傀儡皇帝。通过他之口说出来的话,都是生硬的、干巴巴的。比如描写留守儿童的孤独,非常具体,甚至恐怖。“黑夜像一条巨大的莽蛇,吐着猩红的信子,添舔着梦。空气变成了一根麻绳,将人捆绑,令人窒息。”读到这样深刻独到的句子,我们不禁要问,孩子能理解吗?留守儿童在孤独的夜晚,他们睡不着,想爸爸妈妈,更多的是流泪哭泣,泪水打湿了枕头。后来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做了一个梦,醒来就天亮了。他们的孤独没有成人想的这么复杂,对孤独的理解也不会这深刻。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孤独,只是心里有时候想爸爸妈妈罢了。如果这种作家自我陶醉、自我满足的句子、段落太多,无疑会冲淡阅读的趣味性。

司徒秀薇在《怎样指导初小学生的阅读》一书里指出,儿童的行为均以“追寻快乐,减少痛苦”为原则。儿童阅读的需求很简单,看书或听故事应该是一件享受的事。因此,儿童文学的最基本原则在于可以导引儿童享受阅读的过程,否则,一本书的思想不管有多深刻,人物有多典型,如果不能引起儿童的阅读兴趣,也是失败之作。总之,儿童作家不要总想着把成人的思想、信条强加给儿童。对于孩子的教育,应该是过程重于结果,感受先于说教。文学阅读不能上升为思想政治课,儿童作家不等同于思品教授。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