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佛系” 《三昧》带你走进那些年的京城往事
发布时间:2018-01-05 16:12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话剧《三昧》

昆明信息港讯 《三昧》被评为“小剧场话剧巅峰之作”,是盟邦戏剧推出的最新力作,12月29日这部话剧悄然登录昆明工人文化宫,连续演出两个晚上。三个演员、三把椅子、三种布景,演绎一段人生。在絮絮叨叨中,三个小人物爱恨纠葛的故事缩影折射出了中国近八十年的厚重历史及时代变迁,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冬日温暖。

“三昧”一词,来源于梵语samadhi的音译,意思是止息杂念、使心神平静,与现在刷遍朋友圈,火遍网络的流行语“佛系青年”相类似。明明是梵音之语,可搭配上京城之声,心神平静瞬间被浮华喧嚣荡涤干净。正如,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佛系青年”背后,又有谁知道是对现实怎样的无可奈何。

不论是京腔京韵、红墙高瓦、老胡同、垂杨柳还是那把早已不见了的蒲扇,京城总是有太多的故事吸引着人们去探求、去遐想,也总是有这么一群人等着我们去认知。故事就要从这里说起......

北平城广和楼,王老板儿子王永清,一个有学问的读书人;楼前佟记混沌摊掌柜儿子佟晓,是个武尚武的军人;还有落魄家族的大家闺秀前主人之女查如意,两男一女桃园三结义。从民国到抗战,从内战到建国,三个人串联起了家国往事,八十载命运沉浮,一起经历了民国至当代中国包括1928年北京易名,抗日战争、抗日胜利、十年动乱、1983年新时期、2008年北京奥运在内的所有重要历史节点。

孩提时的天真烂漫,在炮火的炙烤、岁月的洗礼和国运起伏间,只剩下了沧桑和淡然。八十年的时间里,他们自然形成了某种三角关系,战争让他们分离、时间捉弄让他们不断错过、人性的自私让他们互相陷害。而最终,三人还是回到了缘分开始的地方,那栋已经不唱戏的广和楼,重新磕头桃园结义。

《三昧》的表现形式极为简单,没有过多的布景和走动,三个人就在小方格中演绎了各自的一生,它打破了戏剧的基本样态,开门见山的将观众的目光吸引。除此之外,一人多角的表演方式,佟晓武演的日本兵、新疆买买提,以及三人从小到垂垂老矣年龄跨度的表现,都是《三昧》的一大特点。

“精彩处掌声雷动、动情处潸然泪下”,看剧的观众对《三昧》给予了高度评价。虽然《三昧》是带着北京味儿来到昆明,故事、人物和历史背景都是在北京,但并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反而收获了众多好评。国家一级导演常浩表示,该剧仅通过故事的讲述和人物的转化,就给予了观众很多想象的空间。关于水土不服的问题,虽然《三昧》中会出现很多的“北京”元素,带有地域文化,但并不影响整个观剧的体验,戏剧都是相通的,都在讲述人与周边环境、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同样的在选择、在彷徨。

这部拒绝“佛系”的话剧,也是戏剧界刮油去腻的陈年老普洱,让人在简单的观赏中醒世。正如导演一弛所说,名唤《三昧》却何得三昧,想必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多数一昧苦行,唯冷暖自知。(记者甘凌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