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我撕裂中探讨爱 开年大戏《青衣·达·芬奇》在昆上演
发布时间:2018-01-08 11:15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昆明信息港讯 当青衣遇上达·芬奇,是中西文化的碰撞?还是身体与灵魂的碰撞?1月5日至6日,由一诺戏剧工作室出品的实验戏剧《青衣·达·芬奇》,将在昆明工人文化宫带观众一起去找寻关于性别取向、心理、人格、爱欲、以及恋母情节的答案......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青衣·达芬奇,青衣是我的姓,达芬奇是我的名。”一个小男孩儿和一个小女孩儿的对白,彼此询问名字,而他们的回答都一样,都说自己是青衣·达芬奇。青衣,北杂剧行当名,多扮演正派或悲剧人物;达·芬奇,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全才,这之间没有一点联系的两者,名字凑在一起,就形成了剧中不断撕裂、不断在重塑自我认知的主人公。

《青衣·达·芬奇》以片段式的手法来讲述了主人公悲剧的一生,青衣·达芬奇是戏剧界的天才,出生时,父母看到她独特的两性人生理结构,决定为她选择女性的生理特征。但仿佛命运捉弄,在青衣·达芬奇成长的过程中,男性的心理特征也在逐渐生长,她不得不掩饰着一切,不断的在自我分裂和掩饰中,获得世人的认同。

童年时期,那份对母亲超越了母女之情的同性之爱,让她觉得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可耻;青年时,她成为了当红的戏剧演员,但却在一个夜晚被醉酒的团长强暴后怀了孕;赴美生下孩子,孩子在做包皮手术时却意外失去生命,让她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也同时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幻想给孩子哺乳而用吸乳器将自己的乳房吸得溃烂,尽管医生再三劝其做手术,她也始终没有同意。而是选择就这样活在幻想里,活在轮回中。

青衣用一个避不开的结果开始了一个可以避开的尝试,戏台上她将角色打理得井井有条,却把生活这淌水里的青衣搅混沌了,让青衫的着色变得更加繁琐多重叠加,她歇斯底里地追求与世俗格格不入的东西,故而也注定了她必致毁灭的命运。话剧《青衣·达·芬奇》中,融入了“秃鹫”、“天葬”、“轮回”等藏文化元素,同时还有青衣·达·芬奇不断重复吃“甜甜的糯米团子”观音土的动作,观音土是否真的是甜的呢,还是只是对生活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自我麻痹和心灵寄托,我们不得而知,也给予了观众们很多想象的空间。

国家一级导演常浩对《青衣·达·芬奇》给与了高度肯定,他表示该戏剧运用了戏曲加话剧的表演元素,是一次跨界的艺术形式展现,此外中西方文化元素的结合,也给小剧场演出贴上了新颖的标签。

“达·芬奇密码”永远不会得出准确的破解,《青衣·达·芬奇》也是如此,因此久久耐人寻味。青衣·达·芬奇母亲的日记里写到,青衣是姓,达·芬奇是名,名如人必庄严得体。一副臭皮囊能塞下多重的灵魂?清池中究竟是他的身体,还是她的影子?世俗的约束就是杀人无形的利器,普罗大众在这利器的逼迫之下游走,就像是那个妄图逃离佛祖手掌的猴子罢了。(记者甘凌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