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小品】 闯 关
发布时间:2020-03-05 10:20
信息来源:晋宁文联

(方言小品)

闯  关

编剧:王平

时  间:大年初一早

地  点:云南某偏远山村

人  物:王强:男,45岁,村堵卡人员、王梅的哥哥、

王梅:女,40岁,李昊媳妇、王强的妹妹

李昊:男、42岁,王梅的丈夫。

【幕启:狂风呼啸,白雪皑皑,舞台中间偏右设一堵卡点,一把大伞下有一张桌子,中间放一横杆)

(王强身穿大衣,坐在桌子旁,由于天太冷,时不时的把大衣裹紧御寒。

王  强  (念) 大年初一下大雪,今年过年太稀奇;

发现冠状新病毒,冒着大雪搞防疫。

(李昊、王梅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相互搀扶、跌跌撞撞的上。

王  梅     老公,我、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走不动了(大口喘气)。

李  昊     老婆,再坚持一下,老人和孩子还等着我们回家过年那。

王  强     喂——你们咋个大雪天的还出门呀?

李  昊     哎呀,大哥,是我们呀,你来接我们呀?

王  强    (细看)哎呀,妹子、妹婿,总算回来了,这下好了。

李  昊     大舅哥,这么冷的天,你还来接我们,我——我这心里呀,比喝了姜汤还热哪。

王  强     赶紧回家、赶紧回家,我们哥俩热呵呵的整上两口。

李昊、王梅    走走走、回家过年啰。(三人提起大包小包欲走)

王  强     诶诶诶、站着——站着——站着,光顾着高兴,把正事给忘了,你们是从哪点来的?

李  昊     我们是从河北回来的。

王  强     湖北——

王  梅     不是湖北、是河北——

李  昊     是呀是呀,河北、河北。

王  强     最近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知道吗,它就发生在湖北武汉,打喷嚏、咳嗽、喘气都会传染,而且传播速度相当的快。

李  昊     听说了,传播的太快了,几天的时间,就传播了那么多人。

王  梅     是呀是呀,实在是太可怕了,诶、大哥你问这个整哪样呀。

王  强     我就是村里派来这点堵卡的,就是防止那些带着病毒的人进村。

李  昊     哎呀,大哥,哪哈吃起公家饭来了,诶,整了个哪样官当着啦。

王  梅     是呀,大哥,当了村干部也不说一声。

王  强     当官?哦——是呀是呀,是当了一个。

李昊王梅    当了个多大的官?

王  强      当了个点长——

李昊王梅    点长——哪样点长?

王  强      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堵卡点的点长!

李  昊      大哥,这个点长,呵呵,多少钱一个月?

王  强      多少钱一个月?你们猜猜——

王  梅三千——

李  昊     三千?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这么重要的工作,我看最少五千——

王  强      你们都猜的不准——再猜猜。

王  梅      八千——

李  昊      随时都面临被感染的危险,属于高危岗位,我看最少也要一万——

王  梅      如果是我噶,最少要给我两万——不——三万,三万才干。

王  强哈哈哈哈——你们都猜错了,我是一分钱都没有——尽义务——

李昊王梅     尽义务——?

王  梅      哎呀,大哥,你是脑子进水啦?

李  昊(摸了一下王强的额头)我还以为发烧把脑袋烧坏了。

王  强 是的,尽义务——在全村群众面临病毒威胁的时候,我们党员有义务站出来,保护全村的群众,这是我们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王  梅     为了初心和使命,党员就不要钱、不要命?

王  强      是的,群众的安全大于天!

李  昊     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

王  强     不能理解就慢慢的理解,诶对啦,刚刚你们说是从哪点来的?

李  昊湖——湖(王梅一把捂住李昊的嘴)

王  梅     大哥,我们是从福州来的。

王  强     福州,你们刚刚不是说从河北来的嘛?

李  昊     是的是的,是河北省——福州市!

王  强     妹子,给是真的?

王  梅     千真万确,我们这几年都是在河北做生意。

王  强     那你们在河北做些哪样生意呢?

王  梅     我们做鱼生意——

王  强     做哪样鱼生意呀?

李  昊     就是毛主席的诗句“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那个武昌鱼了嘛。

王  梅     (点头)武昌鱼,武昌鱼。

王  强     哦,那么河北有哪些比较著名的风景名胜呢?

王  梅     最著名的就是——黄鹤楼——天下第一楼呀。

王  强     哈哈哈,福州、黄鹤楼、武昌鱼是哪阵跑到河北去了。

李  昊     大哥呀,看你说的,哪样叫跑到河北啦,他们本来就在河北嘛。

王  强      福州、黄鹤楼、武昌鱼都在河北呀?

王  梅      真的,大哥你是连我都不相信吗?

王  强      福州在福建,黄鹤楼、武昌鱼是在武汉,你们扯天盖日头,你当我认不得?说,你们到底是不是从武汉回来的——?

李  昊      我、我、 就算我们是从武汉回来的,你还能不让我们回家噶?

王  强你还真说对啦,你们从武汉回来,就是不能让你回家——

王  梅     大哥,我们已经几年没有见过父母和孩子了。

李  昊     是呀大哥,我们几年都没有见过自己父母和孩子了,你就不能理解理解我们的心情吗?

王  梅     官么不大,架子倒挺大,我回个家还要你同意?今天我非进去,你要咋个整——

王  强 对,官不大、责任大,今天你要是进去了,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

王  梅     不认就不认,我回家看我的父母、孩子有错吗?老公,不管他——走——回家!(二人拿起包,往里走)。

王  强     (大声地)站住——(二人站住,王强走到二人面前)我最后再问你们一句话,如果你们能回答,我就放你们进村——

李  昊     大哥,这可是你说的嘎——

王  梅     党员可是要说话算数哟?

王  强     我就问一句,你们爱你们的父母、爱你们的孩子吗?

王  梅     废话,不爱他们,我们能千里迢迢的回来看他们吗?

王  强     爱个屁,你们不是爱他们、你们是在害他们——

李昊王梅    害他们?我们——我们咋个会害他们呀?

王  强      你们是从武汉疫区来的,很可能已经被感染了,你们回家,就不担心会感染父母孩子吗?那可是你们的亲人那,一旦把病毒带进村里,会感染村里多少人,你们知道吗,如果真的那样,你们可真成了全村的千古罪人啦。你们想想吧,进还是不进,你们自己看着办——

李  昊     这——这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这——这可咋个办呀?

王梅李昊     (大哭、跪下)爹——妈,是我们不孝啊——

王  强 哎哎哎、莫哭莫哭,事情还冇得你们想象的那么糟,我先送你们到卫生院,给你们检查一下,量量体温,如果没有感染病毒,没有发烧,还是可以回家的,只是要在自己家里隔离十四天。

王  梅      只要家里人都平平安安,莫说十四天,就是十四年也冇得问题。

李  昊对、对、对、冇得问题,冇得问题。

王  强好,那我们现在就去量体温去——

李昊王梅    好、走、走、走、量体温去——(三人下)

——幕落——

2020年2月5日第一稿


相关链接:

小事见大情的艺术“功效” ——方言小品《闯关》管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