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见大情的艺术“功效” ——方言小品《闯关》管觑
发布时间:2020-03-05 10:21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小事见大情的艺术“功效”

——方言小品《闯关》管觑

李汝珍

打赢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击战,牵动着全社会的心。面对这场来势汹汹又没有硝烟的战争,广大文艺工作者也和全国人民一道,承受着见证、挑战、考验、洗礼。他们迅速行动,创作了多种多样接地气、有温度的文艺作品,宣传抗疫举措,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为文艺战线树立良好风气,培养良好素养,营造良好氛围做了榜样。

疫情阻击战打响后,晋宁基层文艺工作者也在为普及疫情防控知识、宣传政府防疫举措、讴歌先进典型、鼓舞信心斗志努力着。2020年1月31日起,他们借助“晋宁融媒”APP、晋宁官方微信微博,晋宁广播电视台等宣传平台,广泛征集科学防疫控疫知识及有关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的优秀文艺小品和新兴媒体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响应。这些作品包含歌曲、山歌小调、快板、花灯小戏、方言小品、诗歌、散文随笔、抖音、快手等多种形式,其中,山歌小调《齐心协力渡难关》《斩断病毒才安心》《抗击疫情人称赞》《不让病毒来侵犯》《病毒疫情连根铲》《举国齐心控疫情》《打赢“疫情”阻击战》),花灯《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三句半《众志成城:打好疫情阻击战》等已先后录制成音频或视频,通过“大喇叭”在全区范围循环播放,让防控知识深入人心,最终形成人人防控、人人有责的良好局面。方言小品《闯关》就是其中的一个艺术样式,充分发挥了文艺界“轻骑兵”的作用,值得学习借鉴。作为一种大众艺术,方言小品《闯关》具有这样几个优点:

选材积极健康、适应时代潮流

“道德、艺术、科学,是人类文化中的三大支柱。”

疫情当前,医务工作者废寝忘食奋战一线,科研人员争分夺秒攻坚克难,确诊病例命悬一线,失去亲人的人强忍痛苦,上到中央下到基层忙于堵截传染,社会各界捐钱捐物,各行各业为保障基本的生产生活努力日夜奔忙……文艺工作者必然会触及到道德、艺术、科学的不同维度。“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文艺责无旁贷。文艺怎么作为,向何处发力?从方言小品《闯关》中,或可以找到答案。

众所周知,小品是一种微雕的艺术,选择的题材很小,需要在有限的时空内讲述一个故事,反映一个问题,传达一个道理,从而起到教化和启迪的作用。受篇幅容量限制,小品在反映社会生活时,有它的局限,需要编剧更加敏锐及时地关注生活,用高度集中实现短小精悍。

《闯关》创作于2020年2月5日,此时正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关键时期,表现手法、形式语言有编剧独特的视角和风格,其意义不能被任何新闻图像和文字替代。《闯关》的故事大纲是这样的:王强是云南某偏远山村卡点点长,负责逐一登记过往车辆和人员,协助医护人员测量体温,严防死守疫情的扩散。在执勤过程中,遇到从湖北返乡过年的妹妹王梅、妹夫李昊。一开始,王梅、李昊隐瞒实情,不大配合王强的工作,甚至对王强义务守卡之事产生怀疑,经王强三番五次说服动员、软磨硬缠,最终意识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和破坏力,懂得了抗疫防疫的重要性,并同意测量体温。

《闯关》里面的王强,虽然只是村级卡点负责人,却能严格执行指令,对人员认真登记,落实盘查堵控,检测疫情,即便是家人,也一视同仁,“逢人必查、逢车必查”,冠状病毒肆虐横扫全国之际,像王强这样的堵卡人,数不胜数,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任劳任怨,认真负责,充分显示了一个基层干部勇于担当、敢于担当的精神面貌。

创作方法得当,写作技巧娴熟

小品具有轻车简从,单刀直入的特点。需要在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内引发戏剧冲突解决戏剧冲突,“快捷”是小品的节奏主调。在剧本的创作上人物不能多,多一个人物就多一堆交待,多一段不必要的铺陈。下面来看《闯关》的角色设置。

人  物:王强:男,45岁,村堵卡人员、王梅的哥哥

王梅:女,40岁,李昊媳妇、王强的妹妹

李昊:男、42岁,王梅的丈夫

可以看出,该剧角色设置合理,根据剧情需要用三个人完成演出,没有出现角色在舞台上无事可干的问题。

《闯关》场景装置与故事发生的地点时间吻合。《闯关》讲的是2020年大年初一云南某偏远山村的事。我们知道,除夕夜,滇中、滇东多地出现了“断崖式”降温,伴随而来的是大面积的降水,一些地方还出现了降雪。

【“幕启:狂风呼啸,白雪皑皑,舞台中间偏右设一堵卡点,一把大伞下有一张桌子,中间放一横杆。(王强身穿大衣,坐在桌子旁,由于天太冷,时不时的把大衣裹紧御寒。)

舞台装置合理,给观众带来了真实感,为渲染舞台气氛,帮助塑造天寒地冻中,王强仍坚守岗位,默默践行着一名卡点工作人员的职责使命这一人物形象。

《闯关》进入主题的速度非常快。幕启,人物出场:

王强  (念) 大年初一下大雪,今年过年太稀奇;

发现冠状新病毒,冒着大雪搞防疫。

(李昊、王梅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相互搀扶、跌跌撞撞的上。

观众容易被迅速带入戏中,想象下面会有什么样的冲突。

接下来,三个人互打招呼,气氛轻松愉快。忽然见到几年不见的妹妹妹夫,尤其还是特殊时期,王强的高兴之情自是难以言表:“哎呀,妹子、妹婿,总算回来了,这下好了。”“大舅哥,这么冷的天,你还来接我们,我——我这心里呀,比喝了姜汤还热哪。”妹夫李昊将战“疫”先锋王强误以为是来接他们回家的人,内心必然五味杂陈、感动万分。

然而,王强并非来接他们,而是来查他们。冲突一展开,马上推进。

李昊、王梅  走走走、回家过年啰。(三人提起大包小包欲走)

王强  站着——站着——站着,光顾着高兴,把正事给忘了,你们是从哪点来的?

李昊  我们是从河北回来的。

王强  湖北——

王梅  不是湖北、是河北——

李昊  是呀是呀,河北、河北。

当王强询问二人来处时,他们说的不是湖北,而是河北。不知是口误,还是有意隐瞒?

王强  最近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知道吗?它就发生在湖北武汉,打喷嚏、咳嗽、喘气都会传染,而且传播速度相当的快。

李昊  听说了,传播的太快了,几天的时间,就传播了那么多人。

王梅  是呀是呀,实在是太可怕了,诶,大哥你问这个整哪样呀?

王强  我就是村里派来这点堵卡的,就是防止那些带着病毒的人进村。

在李昊王梅说了他们的来处之后,王强并没有立即放他们走,而是提到“新型冠状病毒”这一敏感话题,一问一答中,将新的戏剧因素不断加入,调动了观众兴趣。

以下内容,是在王强义务做堵卡员不被妹妹妹夫理解之后的对白,细节处理恰当。

王强  不能理解就慢慢的理解,诶对啦,刚刚你们说是从哪点来的?

李昊  湖——湖(王梅一把捂住李昊的嘴)

王梅  大哥,我们是从福州来的。

王强  福州,你们刚刚不是说从河北来的嘛?

李昊  是的是的,是河北省——福州市!

王强  妹子,给是真的?

王梅 千真万确,我们这几年都是在河北做生意。

王强  那你们在河北做些哪样生意呢?

王梅  我们做鱼生意——

王强  做哪样鱼生意呀?

李昊  就是毛主席的诗句“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那个武昌鱼了嘛。

王梅  (点头)武昌鱼,武昌鱼。

王强  哦,那么河北有哪些比较著名的风景名胜呢?

王梅  最著名的就是——黄鹤楼——天下第一楼呀。

王强  哈哈哈,福州、黄鹤楼、武昌鱼是哪阵跑到河北去了。

李昊  大哥呀,看你说的,哪样叫跑到河北啦,他们本来就在河北嘛。

王强  福州、黄鹤楼、武昌鱼都在河北呀?

王梅  真的,大哥你是连我都不相信吗?

王强  福州在福建,黄鹤楼、武昌鱼是在武汉,你们扯天盖日头,你当我认不得?说,你们到底是不是从武汉回来的——?

“湖——湖——”李昊不小心说出“湖”字时,王梅一把捂住李昊的嘴,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来。然而,尽管夫妇二人一唱一和,互相圆谎,但处于惶恐和矛盾之中的两个人,说什么都经不起推敲,到后来几乎是不打自招。这样的细节,使得作品有了血肉与骨架的紧密结合,有了为戏剧冲突展开的情趣,进而达到一波三折的效果,并一步步推向高潮。

语言运用合理,符合人物性格与身份

小品的创作语言要求十分严格,在作品中塑造人物形象和体现人物性格时使用的语言必须简洁明快,生活语言、口头语言、肢体语言,都要符合人物性格。

《闯关》编剧王平,平时喜欢看新闻,对于社会热点问题十分关注,他的作品涉及医疗卫生、养老、生态保护等题材;王平还喜欢搜集民间谚语、俗语和歇后语,“墙上挂席子——不像画(话)”“猫抓糍粑——撕不开”“老奶打哈欠——一望无牙(涯)”“草帽烂边边——顶好”“槽中无食——猪拱猪”等等这样的句子,他总能脱口而出,适合的,加工之后,会放进剧本中。如,“款嘴的太医没得好药、生意人的秤呀没得好砣”,就是方言小品《老扭松》里面的句子。

《闯关》刻画了基层堵卡人员王强坚持原则、严守底线的形象。王梅李昊也是关键人物,缺了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这个剧本都不能成立。然而,《闯关》讲的是与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人事,用幽默诙谐的语言,显然不大合适。过于严肃说教,又失去了小品的特色,不能达到强烈的剧场效果。《闯关》的语言,无疑是恰当生动的。

下面是王梅王昊知道王强做了卡点点长之后的一段对白。

李昊 哎呀,大哥,哪哈吃起公家饭来了,诶,整了个哪样官当着啦?

王梅  是呀,大哥,当了村干部也不说一声。

王强  当官?哦——是呀是呀,是当了一个。

李昊、王梅 当了个多大的官?

王强  当了个点长——

李昊、王梅    点长——哪样点长?

王强  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堵卡点的点长!

李昊  大哥,这个点长,呵呵,多少钱一个月?

王强  多少钱一个月?你们猜猜——

王梅     三千——

李昊  三千?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这么重要的工作,我看最少五千——

王强  你们都猜的不准——再猜猜。

王梅  八千——

李昊  随时都面临被感染的危险,属于高危岗位,我看最少也要一万——

王梅  如果是我噶,最少要给我两万——不——三万,三万才干。

王强     哈哈哈哈——你们都猜错了,我是一分钱都没有——尽义务——

李昊、王梅  尽义务——?

王梅  哎呀,大哥,你是脑子进水啦?

李昊     (摸了一下王强的额头)我还以为发烧把脑袋烧坏了。

王强  是的,尽义务——在全村群众面临病毒威胁的时候,我们党员有义务站出来,保护全村的群众,这是我们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王梅  为了初心和使命,党员就不要钱、不要命?

王强   是的,群众的安全大于天!

李昊  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

李昊夫妇是长期在武汉经营武昌鱼买卖的小商贩,有着多数人的普遍心态,认为付出劳动,就一定有金钱回报。干活拿工资,天经地义。在他们看来,王强的工作既然随时面临被感染的危险,就应该有对等的回报。作为商人的他们,这样理解问题,是贴合身份的。至于王强,虽然也是一个普通人,但他同时又是一名共产党员,既是党员,就当恪守职业道德,不被金钱与利益诱惑,带头站在疫情防控斗争的第一线。“……在全村群众面临病毒威胁的时候,我们党员有义务站出来,保护全村的群众,这是我们党员的初心和使命!”信仰所望、职责所系、形势所迫,让王强不畏生死,不计得失。面对疫情,一个党组织就是一座战“疫”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的真实写照,通过王强一句话表现出来了。

下面的对话,出自李昊夫妇无法继续隐瞒从武汉回来的实情后的一个片段:

王梅 官么不大,架子倒挺大,我回个家还要你同意,今天我非进去,你要咋个整——

王强  对,官不大、责任大,今天你要是进去了,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

王梅  不认就不认,我回家看我的父母、孩子有错吗?

老公,不管他——走——回家!(二人拿起包,往里走)。

王强 (大声地)站住——(二人站住,王强走到二人面前)我最后再问你们一句话,如果你们能回答,我就放你们进村——

“官么不大”“咋个整”,属于晋宁地区的方言土语,这样的语言,拉近了创作者和观众之间的距离,也是方言小品的一种独特表达。

王强不让李昊夫妇进村,兄妹之间产生矛盾,王梅大有让不让进都要进的强硬态度,王强也不甘示弱,“今天你要是进去了,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不认就不认……”兄妹矛盾进一步激化,双方的“闯关”都有了难度。然而,意气用事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王强转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王强  我就问一句,你们爱你们的父母、爱你们的孩子吗?

王梅   废话,不爱他们,我们能千里迢迢的回来看他们吗?

王强   爱个屁,你们不是爱他们、你们是在害他们——

李昊、王梅  害他们?我们——我们咋个会害他们呀?

王强  你们是从武汉疫区来的,很可能已经被感染了,你们回家,就不担心会感染父母孩子吗?那可是你们的亲人哪,一旦把病毒带进村里,会感染村里多少人,你们知道吗?如果真的那样,你们可真成了全村的千古罪人啦。你们想想吧,进还是不进,你们自己看着办——  

李昊  这——这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这——这可咋个办呀?

王梅、李昊  (大哭、跪下)爹——妈,是我们不孝啊——

严格执行指令,以战时的态度、战时的标准、战时的作风全力以赴做好卡点堵控工作,是每个堵卡人员的职责所在,但简单粗暴的方法,只会让被查之人产生对抗情绪。这个时候,触碰对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或许可以让一切难题化为乌有。王强将李昊王梅的父母孩子“搬”了出来,瞬间让夫妇二人羞愧不已。难题似乎迎刃而解了。

《闯关》截取的人物和事件,在当下的社会生活中司空见惯:灾难拷问着我们的灵魂,也会让我们无法划清“爱”和“害”的界限。剧中王强朴实无华又掷地有声的语言,让观众在观赏中感悟了道理。

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处理妥帖

小品创作,是表现生活而不是再现生活,一旦离开生活,创作就没了源泉,没了灵感。生活是“实”的,艺术则是通过生活虚幻出来的。小品的创作者需要挖掘生活中最真实的存在,并将它付之于作品里,使艺术得到真实的体现。

然而,生活里哪有那么多的误会与巧合?这就需要创作者花大力气,下大功夫。只有将误会与巧合合理地植入到作品里面,才能让剧本有好的走向。

《闯关》编剧王平,出生于晋宁区宝峰街道,长期居住在乡村,让他对置身的土地和身边群众的生活非常了解,作为一名写作者,他善于把生活中人、事和社会现象进行观察与思考,善于将它们作为素材加以提炼,安插在自己的作品中。在晋宁文艺界,他是民间文艺创作的践行者和骨干。丰富的生活现场和生活经验,为他提供了创作的灵感和源泉。以花灯小戏《救赎》、方言小品《老扭松》《打孝子》为代表的作品,多次被搬上舞台,在区文化馆组织的春节送戏下乡活动中,被带到乡镇、村舍演出,引起观众的认同和共鸣。

王平善于编故事,但他的写作速度却很慢,有时一件作品放置几年,经多次修改才面世。他十分重视打腹稿环节,对角色设置、对白及唱词的合辙押韵,甚至舞台提示是否到位等细节,都有严格要求。往往,一个剧本的初稿出来之后,并不急于发给他人品评,而是自己先读,看故事情节是否需要调整,角色设置是否合理。在他看来,一个剧本,只有经过不断修改、不断打磨,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优秀的剧本;一个作者,也只有在反复修改、反复打磨剧本的过程中,才能得到提高、才能不断进步,“久练必熟”,用来形容王平,是可以的。善于观察、思考和提炼,让他的作品经得起推敲,经得起时间的考量。

王平是一名业余写作者,同时又在晋宁区宝峰街道宝峰村委会任职,并且村委会书记主任一肩挑。此次疫情期间卫生整治、宣传发动、消毒杀菌、统筹协调等事情都要亲自安排布置,24小时不间断的卡点轮流值班,对他来说,稀松平常。这就让他的创作有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也能让作品本身的思想和观点在传导给观众的时候,多了真实性。

王强     哎哎哎、莫哭莫哭,事情还冇得你们想象的那么糟,我先送你们到卫生院,给你们检查一下,量量体温,如果没有感染病毒,没有发烧,还是可以回家的,只是要在自己家里隔离十四天。

王梅  只要家里人都平平安安,莫说十四天,就是十四年也冇得问题。

李昊     对、对、对、冇得问题,冇得问题。

王强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量体温去——

对于妹妹妹夫可能存在的病毒感染,王平耐心讲解、劝慰,做好思想工作。“只要家里人都平平安安,莫说隔离十四天,就是十四年也冇得问题。”讲通道理之后,还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呢?王强用行动昭示了党和政府的抗疫决心,用爱为家人提振信心,在切实有效遏制疫情扩散和蔓延方面发挥了群防群控、稳防稳控作用。

小事见大情,为《闯关》带来了很大的灵活性和表现力,也为观众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结语:“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这场战争,让文艺工作者获得了思想的磨砺、灵魂的洗礼,通过重新审视、深沉思考,通过深入生活,体察民生和一个个鲜活的个体生命,让他们创作了一大批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的作品,但由于追求“轻便快捷”,加之创作匆忙,这一时期的文艺作品,难免存在生活与情感体验不够深入、艺术表现相对浅表的问题。这样的问题,《闯关》也有所体现。但《闯关》观照现实,关注人、爱护人、悲悯人、振奋人、温暖人的情怀和独特的人文之光,是值得肯定和借鉴的。我们期待王平老师今后能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并搬上舞台。

链接:

【方言小品】  闯  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