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群星般的名士
发布时间:2018-11-22 10:27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段最黑暗、最动荡、朝代更替极为频繁的时期——那就是魏晋南北朝。而生活在那个时代的许多文人,却以他们的成人之美、处变不惊的名士风度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个鲜明的形象。而记录这些名士言行,被鲁迅称为“名士教科书”的《世说新语》也成为彪炳史册、笔记小说的代表作。

仔细品读《世说新语》,其中几则故事让我深受感动。

郑玄本来想注释《左传》,还未及完成。一次偶然的机会,与素昧平生的服虔相遇,并同时住在一家旅舍。服虔在店外的车上与别人说起自己注《左传》的大意,郑玄听了很久,觉得与自己的见解相同。《世说新语》中描写道:“玄就车与语曰:‘吾久欲注,尚未了。听君向言,多与我同,今当尽以所注与君。’遂为服氏注。”

郑玄这位当时著名的经学家竟然把自己呕心沥血研究《左传》所得悉数送给一个本来素不相识,只有一面之缘、惺惺相惜的人。他有多博大的胸襟啊!他用成人之美的高风亮节,成全了服氏注的完成,成全了服子慎的美名和伟迹,也成就了自己道德的丰碑。

郑玄成人之美的高风亮节,让我深深感动。《世说新语》中另一则故事也让我震撼。

夏侯太初有一次靠着柱子写字,当时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忽然,雷电击坏了他靠着的柱子。他的衣服烧焦了,但是他“神色无变,书亦如故。宾客左右皆跌荡不得住。”书中寥寥几笔便描绘出一个惊心动魄的场景。想想!雷声隆隆,靠着的柱子都被击坏,那是怎样强大、恐怖的力量!夏侯太初的衣服都被烧焦了,冒烟的衣服、焦黑的怪样,常人早就吓得六神无主,魂飞魄散,最不济也是大呼小叫,满地打滚灭火了。哪里还有闲心照书不误,这是何等的旷达、潇洒!真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他们见喜不喜,临危不惧,处变不惊,遇事不改常态的真名士风度给我们树立了榜样。

细读《世说新语》,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从书页中姗姗走来,他们以成人之美的高风亮节,以处变不惊、遇事不慌的淡定从容,以自己独特的高标俊逸、名士风度,如星星般辉映在魏晋南北朝黑暗的天空中,让后人可以透过历史的风烟,用黑色的眼睛仰望到那片璀璨的光明。(作者 吕惠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