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馆
中篇小说:阿妹马帮

施增美出生在滇南一个叫聚宝坡的僻静山村。因后山梁子有铁矿,村民大多选择以挖矿炼铁为生。施增美家几代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传下了点微薄基业,一个土大炉,三匹大骡子马,雇佣了几个长工。

2020.09.03
名家风采∣姚钟华——只因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短篇小说 | 斗鸡 | 辛金顺

我离开大舅的房门时,觉得那是我九岁里所遭遇到最最荒谬的事情之一。没有伏笔的故事,有时候却是最真实的事实,在天日照照之下,常常都在上演着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情节,但只要和谐美满,这又有甚么好苛求呢?

乌东德采风

近日,连连降雨,洪水泛滥。尤其是高山峡谷地区,地质灾害不可预测。然而,组织者坚持计划不变,冒险前行。因为这次活动,是落实省市脱贫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采风团28人,义无反顾地如约而至。

荐读 | 第十六届滇池文学奖年度大奖作品《反光镜》

【昆滇往事】老昆明万钟街

老昆明万钟街,原在近西路(今东风西路)新百货大楼至原甘公祠街(现五一路南段)一带南城墙内的墙根脚之间,东紧近日楼,南对顺城街、忠爱坊和样市口;再南面是金马碧鸡坊。

中国近现代人口普查源于昆明

2020年11月1日零时,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将启动。鲜为人知的是,延续至今的全国人口普查起源于昆明呈贡,我国近现代人口统计之路的第一步从呈贡文庙迈出。

2020.08.12
【昆明文艺家走进乌东德】报告文学《情暖移民新村》

有人说,中国水电产业发展的抉择,注定金沙江必将成为一条“光明之江”。千百年来,金沙江翻腾的江水,从崇山峻岭中蜿蜒迂回,怀着对大山的深深眷恋,江流击石、白浪涛天,云蒸霞蔚、奇峰层叠,巨石如磐、高崖笔立。

春城文化名家孙鸿雁:云南山水尽收瓶中方寸间

2020.08.07
【昆明文艺家走进乌东德】国画《乌东德长卷图》

昆明地名设置刍议

地名是人类社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文化要素之一,是人们工作、生活、交往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语言学、地理学、历史学、民族学、社会学乃至自然科学不可缺少的内容。具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昆明,其古往今来的地名设置史,是一门内容宏大、内涵深厚的大学问。研究昆明地名的设

2020.07.22
把四季装进春天 用这首歌将我们的城市唱给你听

它们分别是大观楼、南屏步行街、西南联大旧址、古滇文化名城、呈贡斗南花卉、石林阿诗玛、滇池、红嘴鸥、西山睡美人,这些楼兰阁宇,生态美地,缓缓地、轻轻地从歌曲里“走出来”, 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诗一首丨这里是昆明

2020.07.02
一出关索戏传千年 唱出悠远三国梦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张艺谋导演的《千里走单骑》,里面的戏就是云南著名的——关索戏。05年影片一经播出,背靠大山的小屯村开始蜚声国际,关索戏被世界知晓。

昆滇往事 岁月留痕同仁街

我的幼年和青年时期,是在昆明一条老街——同仁街度过。

昆明的雨

到了五月底六月初,便是昆明的雨季。

2020.06.11
螺蛳壳小屋讲述滇池与人的故事

小村生活广场,四处可见新鲜的滇池鱼虾和刚刚捞上岸的螺蛳,人声鼎沸。穿过热闹的广场,坐落在小街两旁的一栋栋“螺蛳壳小屋”铺洒上阳光。远看时,“螺蛳壳小屋”土色土香的墙面斑驳着螺蛳壳,入眼似见往日风霜。

一条有梦想的花裙子

孩子们肆无忌惮的欢笑声,如串串风铃,瞬间唤醒我的记忆。遥想我的童年生活,虽不华美和瑰丽,却也是个拥有鲜衣、玩具和梦想的幸福时代呢。

束河一梦

碧宇高悬,抖落了尘世最后一丝重量,细水流轻,倒映着青山下不息的灵魂。我的心中藏有一个梦,无关岁月的游走,尘世的喧嚣,它是如此古朴,深邃,只悄悄地,植根在祖国西南的一方。

永平黄焖鸡

到外地去旅游,跟人说起故乡永平,几乎无人知晓,偶尔碰上个把好奇者欣喜地质疑:“是不是‘永平黄焖鸡’那个永平?”那别提有多高兴了,心里爽得要命,立马便说唯有故乡永平黄焖鸡驰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8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