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鸟成狂的奥杜邦
发布时间:2018-11-22 10:28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偶然在大观河边一家书店淘书,找到一本《鸟类圣经》,作者是美国鸟类画家詹姆斯·奥杜邦。看完这本书,我对作者产生了兴趣,上网搜索了詹姆斯·奥杜邦(1785-1851)的传记信息和著作情况,发现他是个冥顽不灵的金牛座,代表作有《美洲鸟类》《美洲的四足动物》,还有大量日记和散文。

奥杜邦是一位法国船长及其情妇的私生子,出生于海地,自幼长期跟随继母在法国一起生活并长大。由于缺爱,小孩会自己寻找玩场,以此打发漫长的童年,并帮助自己成长,这在奥杜邦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他从小喜欢自然和鸟类,喜欢浪荡在田野和森林里。为了逃避战争狂人拿破仑的兵役,成年后的奥杜邦悄悄移民美国,在宾夕法尼亚州乡下当起樵夫,他整天钻进森林,打鸟、画鸟。过了段时间,他结婚了,也做生意,但是他对生意的兴趣远远比不上跟鸟打交道,最后干脆放弃生意,完全依靠妻子做家庭教师的收入来维持生活,直到他的妻子无法忍受并跟他离婚。或许女人无法理解一个大男人整天打鸟画鸟会有什么前途,而家庭生活需要金钱。34岁那年,青年画家奥杜邦被法院宣布破产。这下子,他陷入了人生的低谷,索性更加彻底地投身森林和鸟叫声里。1826年,41岁的奥杜邦携带自己的画作去伦敦,他找到了机会,出版商开始印制销售他的画作。在伦敦,他还见到后来以《物种起源》闻名于世的达尔文。或许生活得到了改善,1838年,奥杜邦定居纽约,并雄心勃勃地开始创作另一部画谱《美洲的四足动物》。

奥杜邦的鸟类画作严谨细致,笔下的动物生动活泼,不仅具有科学价值,还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他的画作被大量印刷出版,甚至被印在瓷器上,在欧美受到广泛欢迎。除了画作,奥杜邦还留下大量日记和随笔,流露了他对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的意识。奥杜邦的名声也影响了世人,他的名字更是成为环境保护和野生动物保护的代名词。他的作品成为美国的精神财富之一,1999年,著名的非盈利性出版社美国文库将奥杜邦的著作和绘画列入“美国文库”丛书,叫《奥杜邦文与画》(Audubon Writings and Drawings)。

有一点是铁血的动物保护主义者所不能原谅的,奥杜邦的画作并非纯粹的野外写生,而是射杀鸟类,再拿回家摆弄造型后进行创作。换句话说,打鸟也是他创作的一部分。那么,他每次创作一幅画需要打死多少只鸟呢?一种鸟有雌雄之分,还有幼鸟成鸟之分。这样算下来,这个数据就不是他画了多少只鸟那么简单。或许,这个问题只有奥杜邦专家才能解答。不得不承认,野外写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终日日晒雨淋,甚至会遭遇大型食肉动物的袭击,绝非坐在家里喝几口茶挥毫画上三五只麻雀、孔雀的国画家们可以想象。(作者 归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