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之眼
发布时间:2019-07-10 16:28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行走于人潮汹涌的街头,我很少看到眼神清澈的人,在一双双被生活世俗裹挟着的眼睛里,满是生活的沉重疲惫,那样的眼神看起来,浑浊迷离。

有人说,现代人的交往,大都是按照利益的精准划分,尔后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作出对应的调整,这样的感情,呈现碎片化的状态。

在初夏的锡林郭勒大草原,我与一匹马的眼睛迎面相遇了。

绿浪起伏的风中,那匹枣红色的马,从青草中抬起头来,它紧闭着嘴,长长的睫毛,两只眼睛里的晶状体透明得像蓝宝石,它双眼汪汪地含着无限柔情,那一刻,风声在耳边静谧,我几乎快要被这样一种天外降临的眼神融化。我仿佛在哪儿见到过这种眼神?是在童年村里的水井湾前,受了委屈的我,看见用衣衫擦汗的母亲,她歪过头来凝视我的那一双爱怜的眼睛。而今,母亲苍老了,可眼神却没有苍老,她一直在望着她的儿子。

我常常陷入这样的遐想之中。一匹马的眼睛,在500米之外的地方,它虽然不能够准确地判断前路与远方,然而它在风中的嘶鸣,它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野性豪情,是因为它具有深广的胸廓、发达的肺叶?还是它明白,命中注定就是一种奔跑的动物?

想起一部电影里,一位将军面对一匹中箭倒下的战马,他伏在尚未气绝的战马身上号哭,那匹马,也从眼中淌出露珠一样的泪滴。一个壮士倒下的背影里,总会回荡起一匹马在旷野中啼血的悲鸣。一匹在红军长征路上饱经风霜雨雪的马,因为士兵们极度饥饿,被士兵牵出来准备宰杀,那匹马便温驯地倒下,它歪过身去,眼中还在悄悄淌泪,最后,这匹战马在战士们的哭声中得以存活,再次奔驰疆场。这一幕一幕,总让我想起马的眼睛,它那宝石一样晶莹的眸子里,有过怨恨与反抗吗?有过抱怨命运的不公吗?有过对忠诚的背叛而独自游走天地之间吗?

搜寻了所有的马的眼神,所得的答案似乎都是否定的。马,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奔跑的命运,对主人忠心耿耿献身疆场的命运。它那一双饱含宽容与悲悯的眼睛,早已阅尽了一切世间的沧桑。这样的一双眼睛,汇聚了善良与忍受、平静与坚忍,在风萧萧易水寒中还能保持一份灵魂的安详,这也是人类最纯朴最动人的一种品质啊。

在人生之路上,我总会想起这样一匹马的眼神,我会长久地凝视着它。这时候,我也会想起母亲的眼神,那双无处不在的眼睛,也会在四处流淌的风声中,在命运的苍穹下温良地覆盖着我。与那匹马不同的是,母亲眺望孩子的眼神抵达千万里之外,一直关注着我迢迢的人生。

当你面对生活无奈时候,请你在天幕下遐想,或者去凝望马的眼神,单纯,善良,执着,忠诚,一旦它燃烧时,又有冲锋陷阵的大勇大义。(作者 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