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滇往事】筇竹寺里的“老寿星”
发布时间:2019-08-05 09:41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1960年我随父母支边从上海迁来昆明,厂方考虑到大多数人是第一次来昆明,就让本地人刘师带领大家游览昆明的名胜古迹。去筇竹寺那天,刘师介绍说寺里精美的彩绘雕塑闻名天下,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得父亲说抗战初期部队驻昆时他就去过筇竹寺,拜见了“老寿星”。

跨进山门,就见左右耸立着两棵古树,挺拔苍劲直冲云天。我们在上海哪见过这般粗壮伟岸的大树,长辈们啧啧称奇赞叹不已,小伙伴们则一拥而上,争相扑到树脚,左边那棵要4人方能合抱,右边的稍小,也要3人才可牵手合围。父亲问,这两棵树是否“树中老寿星”,众人附和,都说名符其实恰如其分。经询问工作人员,才知树木名为柳杉,已有几百年树龄了。那时我才13岁,参观时许多事情都不记得,唯独对这两棵柳杉老寿星倒是铭记于心、念念不忘。

儿子三年级时,我说带他去筇竹寺拜“老寿星”,儿子将信将疑。我们乘公交到黑林铺后步行上山,大路蜿蜒绵长,而在三碗水不远处的山坡上有条陡直的沟槽,据说是早些年工人伐木时从山上往下放树的通道,由此上山抄近不少。我担心捷径难爬,但儿子年少玩性大,坚决要上。沟槽早已荒废,槽壁岩石龇牙咧嘴,沟底坎坷断枝乱石,还有蛛网挡道怪虫出没。父子俩互相鼓励奋力攀登,爬到高处回望脚下心惊肉跳,须双手撑壁以防失足,蹬塌的碎石顺着沟槽弹跳声震动山野,令人惊心。历经艰险,我们终于出沟上路,尖石硌破了儿子稚嫩的手掌,树刺挂烂了我的裤脚,两人相视苦笑。后来儿子出省读书,足迹遍江南,也曾出国旅行,览异域山川,见过许多古树名木,但他说印象最深的还是筇竹寺里的那两棵大柳杉,因为这是经历险难才得以拜见“老寿星”啊。

去年国庆节,儿子带着一双子女回昆探亲,我请老友开车把一大家人直接送到筇竹寺。4岁的孙子努力抬头看树上有无鸟巢,草帽掉了都不知,6岁的孙女抚摸着棕色树皮上一道道的褶皱说,阿爷,你跟树哪个老啊?哦!这童言无忌之问让人心头一颤,当初我青涩少年,如今已满头白发,柳杉还是当年模样,而我却步入晚年。我牵着孙女的手绕到树侧,指着标牌说400年(以上),大树才是老寿星呀。

现代社会变化太快,作为城市主体的建筑物,从土墼房、木板房、红砖房、大板房、新工房、高楼洋房,几十年间换了几茬。环视昆明城,百年以上的建筑凤毛麟角,保留下来的古迹也越来越少,够格400年以上的佛寺、道观、楼阁等也多是“始建”,其后屡毀屡建,已非当初真身。而不可复制无法再生的生态资源最是弥足珍贵,筇竹寺里的古柳杉历经400多年风雨,见证沧桑巨变,至今仍枝繁叶茂生生不息,实为昆明之珍宝,感恩先人们的守护啊。(蔡谓权 作者原工作单位:云南省医药工业公司,7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