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战洪水
发布时间:2019-08-05 09:45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紧急通知! 紧急通知! 绿汁江水暴涨, 江边物资仓库告急, 请运输队、供销科和局机关各科室以及党群部门的职工,立即到江边仓库抢运物资;其他各单位的领导,立即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注意收听广播通知,做好本单位的防洪抢险工作。”易门矿务局小绿汁地区的高音喇叭,传出震撼人心声音,时间是1975年7月下旬的一天中午12点30分。

大雨如注,公路变成了一条小河。我丢下没吃完饭的碗,穿上雨衣水鞋,飞一般地向江边仓库跑去。进门才知道,矿务局的有关领导,早已坚守在总调度室,指挥全局的抗洪战斗。

吊车迅速把各种物资吊上卡车,空车重车在仓库门口挤进挤出。我和陆续赶来的职工,像打仗一样,把散装的各种物资打包装箱,等待装运。站在3号库房门囗的刘科长放开嗓子大喊:“3、4号库有化工原料、选矿药剂和精密仪器,大家先来这边装运”。我和另一位同志,拉起一张平板车跑进4号库,迅速把一个个货箱抬上车,“慢点轻点,不能倒置,不能挤压!”刘科长喊破了嗓子。

“轰隆!”洪水像猛兽般撞掉了库房两块垟板,冲进库房。

“嘀、嘀、嘀……”汽车喇叭响成一片。“空车让一让,让重车先出去,快点,快点!”刘科长急得直跺脚。

洪水淹没了膝盖。我去一个货架上搬一箱仪器,一脚踩下去,一颗铁钉穿透我的水鞋,刺进我的脚掌,“哎哟!”我双手扶住货架,险些坐在水里。宣传部一位同志立即帮我脱下水鞋,用一只手套包好我的伤口,叫我回去休息。此时此刻,我怎么能“下火线”!我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说:“没关系,伤口不深,”大家理解我的意思。我一跛一拐地继续装运物资。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奋战,物资抢运完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雨却越下越大。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空气一下又紧张起来,“易门县委办公室来电话,上游禄丰县一个水库有垮坝的危险,下游各地加强戒备,注意安全!” 是赵副局长的声音。话音刚落广播又响了:“山脚下平房的住户立即搬到电影院,马上行动……”随着局办公室主任一声令下,科室和党群的职工,跑步前进,去帮平房的职工搬家。一时间,山脚公路上,锅碗瓢盆,箱子柜子,人背人抬,在大雨中前挤后涌,乱成一团。我忍着伤痛,扛起一小包行李,落在队伍后面。刚到电影院门口,职工医院的巡回医疗组来了,他们给我消毒清理包好了伤口,我觉得疼痛减轻多了。

下午5点多钟,雨渐渐停下来了,团团白雾笼罩着矿区的高山峡谷,广播通知:各单位的领导和有关人员,继续坚守岗位,并注意收听广播通知,做好安全防范工作;科室和党群的职工,暂时回家休息,但注意收听广播通知,做好各种应急准备。

笫二天早上,鲜红的太阳露出笑脸,向全局职工祝贺抗洪的胜利,局领导在总结大会上说,“矿务局所属绿汁江沿岸各单位,战胜20多年一遇的洪水,没有造成多少损失。”(王世新 作者原工作单位:云南铜业集团,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