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我的“机”时代
发布时间:2019-08-16 11:57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1978年我结束了三年多的知青插队生活,考到了农校。

要去读书了,第一次远离家门,父母依依不舍,花20多元买了一台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作为礼物送给我。那时20元不是个小数,父母省吃俭用,非要给我买上一件像样的东西,以此奖励家里第一个考取中专的孩子。有了收音机,我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寂寞了,看到它,就像自己的父母在身边。

9月份开学,我带着收音机来到了学校。刚到学校,同学之间还不熟悉,我就与收音机为伴。课余,常拿着收音机听听新闻、戏曲和音乐。过了一年,兴起学外语,一些电台开设了英语、日语辅导广播,同学们纷纷加入了学外语的行列,我这台收音机也算派上了大用场。早上、夜晚大家拿着外语辅导课本,跟着收音机学起了单词。在寝室里,在学校的公园里,随时可以听到琅琅跟读外语的声音。我感觉改革开放春风吹来,我们的国家正在走向世界。

三年后,我带着这台收音机到家乡的一个公社工作。那时,文化生活还比较单调,有一台收音机,对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都有帮助。又过了两年,我结婚时,姐夫好不容易给我买来一款当时流行的双燕牌8080收录机,新房里最时尚最显眼的就属这台收录机了。我放入磁带不时地播放李谷一的《乡恋》、朱明瑛的《回娘家》……被吸引的邻居也时常过来听一听。通俗歌曲开始流行,预示着文艺百花齐放的春天来到了。

到了1986年,我购置了一台16英寸的彩色电视机。那时,这可是一个稀罕物。邻里们从来没有看过彩电,就早早地围坐在院子里等待着,我用毛竹竿接上天线后,打开电视机,大家有说有笑地观看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尽管电视的清晰度不高,然而高科技与影像艺术结合,还是把人看得如痴如醉。

进入新世纪后,液晶电视机开始进入普通家庭,我也换上了两台液晶电视机。我怎么也想不通,原来又厚又重的电视机,一下子会变得那么薄那么轻巧,科技的力量真是无穷。观看数字电视就像在看电影,画面清晰,音质动人,再也不用每天守着时间,等待电视台的播出。想看什么,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按遥控按钮,点播节目马上让我如愿以偿。

小巧便捷的平板电脑的出现,使我经常可以随身带着它上网和娱乐,增加了生活的情趣。不想,一晃微信时代就来了,手机把过去的传统完全颠覆了。我现在一部手机在手,就可行走天下。通话可以面对面聊天;消费只需轻轻一扫;导航想到哪里精确无误;亲友群把五湖四海的人聚在一起;购物手指一动即可;就是发个稿子立马就可到编辑手里……手机成为我的“顺风耳”“千里眼”,觉得地球越来越小了……

勃勃生“机”,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改变了我的思想观念,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潜移默化之中,我也跟着时代的步伐,伴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不断地推动着自己接受新事物,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本领,享受新成果。(作者:费伟华 原工作单位:浙江省长兴县教育局,6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