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师森特笑虎:我最满意的作品永远是下一幅
发布时间:2019-09-10 17:47
信息来源:云报客户端

云南丽江泸沽湖畔,热情与乐观的彝族村落里,有宁静的湖水、丰茂的植物,更有那关于“女儿国”流传下来的美丽神奇传说。森特笑虎的幼年在那里度过。而那神秘的传说,成为他成年以后脑海里永恒的记忆。

1

插画师森特笑虎

光阴流转,从童年的美丽传说中走出来,一步步走上专业绘画的道路,被外界称为“插画师”的媒体人森特笑虎,低调、沉稳、静默、专注,多数时间都在作画,无论是被高楼大厦切割的城市还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泸沽湖畔,无论是蓊郁林木下的童年生活还是荒凉如沙漠般的空巷横斜,忧伤和欢乐交织,在时间的罅隙中,他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少年学画,他曾将那些古老的传说勾勒于画布之上。

2

森特笑虎作品

献给你

童年的孩子

最暗的夜

最亮的光

缓慢的时间刻度

讲述这些暗夜和光亮

每一种痛苦都细腻生动

——森特笑虎《回忆意味深长》

要理解一个画者,我们总无法抹去其幼年时期的经历。透过《东方女儿国——泸沽湖格姆女神的传说》,森特笑虎实现了对其民族文化的寻根,也找到了他生命最初的宁静。

笑虎从小喜欢涂鸦,他对绘画的热爱始于美丽的泸沽湖畔,落在孩童笔端的草木虫鱼像电影的开场,往后岁月,那些专注绘画的时光又一次次将他带回那胡乱涂抹的童年。

不论是课本还是作业,只要是可以涂抹的平面上都有不起眼的落笔,父母也有意识的带他去兴趣班学习,从小到大,不管在哪里也幸运般算得上出名的小画手,自己唯一值得骄傲的特长,他不断坚持下来。

少年时代,森特笑虎随着父母迁往昆明生活,逝去的童年随即散落在他潜意识中,也散落在其往后创作的一张张画作的笔触之下。他并不喜欢城市的高楼大厦,自然于他而言,就是鲜活的人生。他总是想逃离,而在绘画、文字中,如同逃离城市生活的奇幻的旅行,他在微风吹起时出发,经过山谷,翻过森林,再跃过川流,去看高空上流云与星辰。

上了大学后读了设计的视觉传达专业,笑虎开始正式接触到有“插画”这个艺术领域,慢慢迷上了它,“当时基本也就是画了玩玩,自己也没有想到未来会以此为职业”。

3

33

毕业手绘插画作品:《东方女儿国——泸沽湖格姆女神的传说》

因为喜欢,毕业后去了一家媒体做设计,领导发现他有绘画的才能,就给了一定的平台发表自己的绘画作品,后期岗位等变动慢慢的也就朝着绘画的方向走了下去。

然而生活并非总是浪漫温情。2017年,外公的去世对他来说是一次沉痛的打击,森特笑虎的整个童年都是充斥着外公的身影,生命最初那些日日夜夜的陪伴成为了他无法化解的悲伤。

在目睹了人生的许多悲欢离合,在经历了世人都必须跋涉的生死之后,他开始考量死亡与情感的距离。此时,绘画成为他翻越生死的一道门,这个时期他不断地靠着绘画与写作来表达对逝者的思念,试图用手中的笔与死亡进行对话。

是的,记忆,灵感,不是只有靠旧物提醒,夜色的掩护,还可能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它构成了我们内心的褶皱,折痕以及悲欢。不同的是,笑虎是用眼睛在记录他的发现,用手中的画笔在告诉人们这人世的聚散离合。

绘画就是他一场不会醒来的梦,在梦中他才能够与自我交谈,与现实和解。

4

森特笑虎作品

你就躺在寂静中

你决定留在那里

抱着必死的决心

要为她们而亡

——森特笑虎《生命最初的宁静》

要调出什么样的颜色,生活才能五彩斑斓?炽烈的红?深邃的蓝?或是无暇的白…如果用一种颜色描述自己,你会选什么颜色?森特笑虎不假思索地说:“那我选择红色,因为红色代表了热烈与张扬,是纯粹的爱,是旺盛蓬勃的生命和自由。”但就算是红色,看他的画,却与工业文明的聒噪相去甚远,那是不安的、喧嚣的,但他的每件作品都很安静,安静的一尘不染,和那些硬邦邦的物质不同。

“我用色彩红尘、黑白诗意、观影画感和体育传奇对目前所创作的画作进行了归类”他说,”这四个维度也是我对生活乐趣的不同方面的表达。在观影画感中,我会把影片中最让我感动的画面与整部影片给我的感觉融合在一起。比如,在《碧海蓝天》中大部分的画面是辽阔平静的大海,宁静的蓝色是这幅作品的主色调,作为自由象征的美人鱼我将其放置于画面的最中心横亘在男女主角深沉而破碎的爱情之间。这不仅是对我所喜爱的电影的致敬,也是对爱情与自由关系的隐喻,而绘画这种艺术的表达也让我能将这种隐喻和热爱用线条与色彩凝固下来,在平静的画布上去感受生命所需面对的波澜。”

5

年画贺图

“而在节日节气的绘画中我更倾向于用明快的色调去展现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以轻松的构图去展现平淡生活中的热烈时刻”森特笑虎表示,他希望用纯粹而干净的画面让观者从中寻找到一种内心与生活的平衡,即便人生跌宕,但希望每个人都能从这些画作中得到那种从容面对的力量。

生活的变迁不断改变着他看待世界的角度,逐渐形成了他极具个人特色的画作形式。

森特笑虎沉迷于电影,很多不工作的闲暇时光他泡在了光影的世界,在生活诸多不如意的时刻,是电影成为了他的“阿司匹林”。热爱让他期待用绘画阐释电影,用故事来消解苦痛,希望借此照亮自己的雨夜,也能陪伴那些独行的路人,于是有了“观影画感”主题系列的创作。

6

“观影画感”主题系列

如电影《千钧一发》的台词所说:“人们说我们身体的每一个原子都曾是群星的一部分,也许我并不是在离开,而是在回家吧。”这是森特笑虎最喜欢的一部电影,绘画就是他一场不会醒来的梦,在梦中他才能够与自我交谈,与现实和解。

在这个主题下,森特笑虎将生活的细节杂糅进电影的故事,无拘无束地表达了他对理想与艺术的追求,每一幅作品是一场电影,也是一场生活。

7

77

插画作品《致敬电影大师系列》

他创作的《致敬电影大师系列》,至今已经完成了西班牙电影大师“阿莫多瓦”、日本电影大师“是枝裕和”、台湾电影大师“李安”、英国电影大师“诺兰”,以及还在绘制的法国电影大师“吕克·贝松”的电影画作。他希望这些成为下一次办展的内容。

8

出版的文学书籍插画封面

而除了电影插画系列,他这些年来还做了不少书籍的插画,不少国内出版社都比较偏爱他写实类素描风格,很多出版的文学书籍封面都有他的印记。像浙少社的《张之路系列》、中少社《牧铃系列》、福少社《张之路系列》、湖少社《汪玥含系列》、青岛出版社《翌平系列》等。

梦境是现实延展,绘画成为了他生命的延伸。

9

森特笑虎作品

若代价是再也写不出诗

或将再也绘不出画

只是尘世间一具淌淌躯壳

到时候又如何去追问

阿布拉克萨斯

破壳而出的鸟去了何方

——森特笑虎《破壳而出的鸟去了何方》

同样的线条,轮廓,剪影,面孔,这一切和聒噪喧嚣的时尚流行保持一定距离,又和现代人的生活和解,旧文化像无声的细雨,滋润画作的每个细节。笑虎一直觉得,一个插画师并不在于他的作品有多出名,而在于他的独特性,为别人不可取代。

9月5日,五年一次中国最权威、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国家级美术作品展览“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在广东美术馆举行,展期至9月22日。经过初选与复评两轮评选,森特笑虎作品入选了五年一届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展区》。

这次他入选的作品是曾在2018年创作完成的《二十四节气》系列画作6幅。灿烂如暖阳般的色调,明媚甜美的少女,古老的二十四节气,在森特笑虎的画笔下,绽放出不一样的意境和美,展现了现代生活在二十四节气下充满诗情画意的时刻。

10

作品入选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

“我从2017年的夏至开始着笔二十四节气的绘画,到2018年的芒种,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以二十四节气为切入点,力图弥合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生活之间的罅隙。”在森特笑虎看来,二十四节气并非单纯的农耕节令,它所展现的是一种深奥精微宇宙观与生命观,它是我们民族童年的记忆,也是潜藏在每个现代人心中的一份充满诗意的眷恋。

他的二十四节气系列插画表达了后工业化时代对农耕时代的致敬,以浪漫主义气息抵抗消费社会对人性的异化。森特笑虎用绘画用诗歌企图寻找一种文化归属感,以此安顿现代人的“文化乡愁”,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亦是因为它承载了关于人与自然之间深远而朴实的联结,是我们仅存的感知时间与季节变迁的人文气息视角。

11

111

《二十四节气》系列画作(部分)

“历法变更、时光流逝,远离了土地的我们该如何找回自身?也许只能以绘画,以诗歌,以对二十四节气更迭的想象。”谈到现实生活,森特笑虎说灰朦的色调才是适合的表述,“在这里没有非黑即白的分明,我们只能去朦胧的色界中摸索一个瞬间,一个在朦胧中唯一清晰的色相,就像在万千斑斓里泪流,嘴角却依稀浮现的微笑,泪珠折射出的光芒是小时候钟爱的万花筒里的颜色,折叠错落的三棱镜将它们洒向了此刻彼时的快乐。”

彼时,他眼里的光忽明忽暗,世上大约真的无法拥有感同身受这回事,但幸运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我探索的方式。

12

122

为凤凰网云南独家定制的节日海报

绘画成为他与时代与生活关联的途径,无法放下的画笔也成为他在日常之中的造梦方式。

他说:“我喜欢用绘画与挂念的人见面,在画里白云流走,有细微的尘埃飘下,在一个无法预知的地点看到爱的人从雾中走来,所有的脆弱与痛苦都可以慢慢被掩埋起来。最终所有的创作都会化成一滴白露,恰好一瞬间滴落打湿了她的发鬓。”

每年森特笑虎会为自己绘制一幅自画像,在对自我的凝视中勾勒出内心的黑暗与光明,用画布重新审视自身,用色彩涂抹着那些在我们生命中无法逃避的、珍贵的、不可言说的东西。

13

133

1333

生肖系列自画像

每个插画师都有自己的感觉,感觉这个东西很微妙,很难用言语来表述。而这次画作入选全国美展,他觉得于自己来说是一个让他与外界更多交流的契机,作为插画师来说很多时候都处于一个独自工作的状态。所以他需要的永远是心无旁鹜的内心的宁静。而自己最满意的画作是什么,他笑言:“一个插画师永远都要有一颗谦虚学习的心。我特别喜欢一位很著名的足球运动员C罗,当记者问他职业生涯最满意的一粒进球是哪一粒时,他总是回答道:‘下一粒进球’。那我自己最满意的插画作品,我也希望是下一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