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 | 器识与容貌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4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听过一则笑话,说清朝末年国库空虚,于是设立捐班,定下价格,鬻官卖爵,以所捐钱款多少,决定给予做多大官。当时,有位发了横财的船夫,捐得了七品项戴,经礼部培训刻苦学礼后,也能在场面上摆出一副官架子来。

有一次,与同僚们一起吃饭,他在夹菜之前,用右手拿的筷子往左手掌心一戳,把两根筷子弄得齐平。那动作,被同席人看见,就知道他捐班出身,而且是个船夫,个个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神情。当大家饭后喝茶聊天时,有位进士出身的知事,穿的一双靴子破了,他却从容地在众人面前摆开了八字脚。这位捐班的船夫说,大人,你靴子破了!县知事却不屑一顾,他说,我靴子的面子破了,可是底子好得很。船夫听出话音来,羞红了脸,垂下头去。

孟子一见到梁襄王就说:“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孟子所言,是从梁襄王的气态神貌出发,一眼就看出他不像皇帝的本质特征,说的正是一个人的器识,可观其神,也可听其言。野史说,朱元璋统一全国后,曾看着元朝后代皇帝的画像说,左看右看,只像是个牛医,哪里像君临天下的帝王?那牛医,就是兽医。嬉笑之言,发人深省。有人说,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朱元璋画像是假的,而在庐山天池寺的一张才是真的,而且那张画像长得似个猪头,五岳朝天,嘴唇特厚,实在难看,却威风凛凛,让人望而生畏,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

“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是古人对帝王人物的评语,也是对他们器识的描写。如形容汉高祖时,就用隆准、龙颜等字眼,说他的面相,神似龙的样子,鼻子高高的,大大的,像一颗龙鼻子般的独蒜头,嘴巴阔到了耳根边,睁大了的两个眼睛,虽不好看,却是帝王神情,气宇轩昂,自命不凡。然而,清代最后一个皇帝宣统,许多人见过他的照片,虽然眉清目秀,却带着“我见犹怜”的味道,确实有孟子所言的“望之不似人君”的样子。

看人的气度,并不是简单的事。《吕氏春秋》里说,相玉者,最怕把石头看成了玉;相剑者,最忌讳把寻常的剑当了吴国的干将名剑。就像一个贤明君主,最可怕的是把伪辨者当成了治国安邦的通达贤臣,那些亡国之君看似智慧的失察,以及亡国之臣看似忠诚的谏言,其实是祸国殃民的,比看走了眼的玉和剑,更为可怕至极。

器识一词,最早见之于东汉蔡邕《郭有道碑序》:“先生诞应天衷,聪睿明哲,孝有温恭,仁笃慈惠。夫其器量宏深,姿度广大,浩浩焉,汪汪焉,奥乎不可测己。”这是说郭有道,品格优秀,器量不可测度。魏晋时代,器识之说更为广泛。刘义庆《世说新语》有“德行”“识鉴”“品藻”等章记载了当时人物器度和识鉴的种种表现。如《德行》中记载:“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车不停,鸾不辍轭。诣黄叔度,乃弥日信宿。人问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万顷’。”可见,那种对器识之人的遵从与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好似海洋与天空一般辽阔无垠。

看人的器识好坏,如同鉴定宝物,东西的品质好坏,从外形上即可看出。是呀,人在言默举止之间,即可看出他的气质如何。真正的鉴定专家,也等同于明察秋毫的君王,绝不走眼,更不能以假乱真,误国误人。(作者鲍安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