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美术馆:谁来赴丹青之约
发布时间:2019-10-25 14:24
信息来源:昆明日报

1

2

近年来私人美术馆的数量在迅速增长。 文林美术馆、彩云美术馆供图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张城市地图,刚开始,它只是一纸丹青,而透过每天的生活和遇到的人与事,这张纸上的内容日益丰富,因此就变成多彩且独一无二的彩图。如今,很多昆明人心中的“彩图”里多了一种别样的新地标,这就是美术馆。

美术馆里每天都上演着馆长、艺术家和观赏者的故事,五彩斑斓的城市存储着每个人无可替代的记忆。

绽放

美术馆是一个“充满有趣事物”的市民活动空间。这几年,昆明的美术馆越开越多,目前已达20余家。从“文化之地”翠湖的文林美术馆、文达画廊,到紫云青鸟创业园区的钱三毛艺术馆、滇池边上的袁晓岑艺术馆,再到公园1903里面的昆明当代美术馆、西山公园的艾维美术馆,每个地方的美术馆都具有不同的风格。人们看展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昆明市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等这些公立展览馆,如雨后春笋般开办起来的私人美术馆也成为人们鉴赏艺术的去处。

这些年,私人美术馆的数量在迅速增长,艺术收藏家们已经不能满足于将自己的藏品陈放于家中一隅或者捐赠给公立博物馆了,他们也在努力地建造和运营属于自己的私人美术馆。例如长沙有李子健美术馆、谢子龙影像馆;北京有王中军“松美术馆”、罗红摄影馆;上海有龙美术馆、昊美术馆;南京有百家湖美术馆;成都有上河美术馆……这些私人美术馆的建筑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不仅成为每座城市的文化地标,也成为时下的“网红打卡点”。

目前,在昆明由企业创办的美术馆或艺术馆数量还不多。但像艾维美术馆、昆明当代美术馆就依附于背后的商业集团,成为企业附属品,既保证了美术馆的正常且稳定的运营,同时又提升了企业形象。据雅昌艺术网云南区组稿人郭继广介绍,省外一些大企业会成立自己的艺术基金,甚者每年会收购一些艺术品作为企业资产保值的一种方式,这样就为美术馆注入了源源不断的“血液”。这些私人美术馆,除了定期举行展览活动外,还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充满有趣的事物”的活动空间,让人与人之间可以进行艺术交流。

传承

这或是情怀的支撑,或是执拗的选择。

在煤机厂里有一家“彩云美术馆”,门头一米见宽,开放时间持续到晚上9点,全年无休,因此不少市民下班或者晚饭过后,还总来得及到这里看看展览。

走进美术馆,迎面而来的空气裹挟着淡雅的墨宝气息,透露出馆长顾庆维独特的丹青抱负。在跟他真正交流以后,才发现顾庆维其实是一位非常健谈,且愿意和人分享他艺术理念的馆长。

“彩云美术馆”在网上被网友评为“昆明十大场馆”之一,馆里有三个前厅,一个后厅,总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里面展出的多是顾庆维的中国画,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美术馆来推广“东方绘画艺术”,也希望用中国国画的形式让更多人了解云南。“东方绘画艺术是我们的国粹,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我们必须传承下去。”顾庆维眯起眼睛笑了,他说,只要能够把东方绘画艺术推广下去,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彩云美术馆”已开办6年,顾庆维除了固定展出自己的作品以外,还帮助了400多个画家免费举办了20余场展览,并且将卖画的所有收入都给了作者。

“美术馆能够维持下去,主要是靠我卖画的收入来支撑。”顾庆维如是说,其实现在大多数的美术馆很难靠卖画维持生存,大部分的私人美术馆的馆长都带有一种浓厚的个人情怀。一边是自己对艺术的执拗,一边是对艺术的责任,正因如此,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如今还在为到馆的每一个客人耐心讲解着每一幅作品。“哪怕他就在这里待一个小时,我也希望他在这一个小时里有所收获。”

责任

据统计,在云南的高校里,涉及艺术专业的学校就有将近200所,每年有3到4万名美术专业毕业生,而他们面临的现状就是要靠艺术生存实属不易,所以,90%以上美术生之后改了行。

其实,每一个坚持绘画艺术的人,都希望拥有自己的美术馆。蒋丽萍是幸运的,她不仅是一名画家,并在昆明市博物馆工作,同时还拥有自己的私人美术馆——文林美术馆。公立展馆尽管能够呈现出很多“高大上”的东西,但作为策展人的她,也希望展览可以呈现个人的东西。

蒋丽萍就带着这样的想法,开了自己的私人美术馆。“私人美术馆和公立展馆呈现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私人美术馆更具个性化。”看着自己的美术馆,蒋丽萍特别欣慰,有些展览更适合公立展馆,而有的则更适合私人美术馆,私人美术馆和公立展馆在资源共享的同时,两者也相互成就、相互补充,这就让大众有了更多的选择。

蒋丽萍说,做私人美术馆就不能想着盈利,场地、灯光和设备的购置都是巨大的花销,只能通过其他的渠道来维持美术馆的开支,比如开培训班、办讲座、卖自己的作品。即便常常是用自己其他收入来贴补美术馆的运营,但私人馆长依然努力地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和信念。

私人美术馆的诞生,不仅带动了一个城市的文化氛围,也让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走进大众的视野。以前人们家里挂的是装饰画,是从书店里买回来的印刷品,而现在人们更希望在有条件的基础上亲近艺术品,都希望能够在墙壁上挂上一幅自己喜爱的作品。

正如蒋丽萍所言,“好的美术馆就是要乐于帮忙宣传、销售,尽可能把艺术家推向社会,让更多人知道他们。这对于美术馆来说,责无旁贷。”

寄托

祖祖这个来自上海的地道江南女子出生于艺术世家,爸爸曾担任杨丽萍的舞台总监,她也是一名自由画师。几年前,祖祖特别喜欢逛书店,这些年她又在昆明找到另一种“好玩的事”,那就是逛美术馆。

就如独立书店里的书透露着店主自己的选书口味,美术馆里展出的每一幅作品,也都是馆长精挑细选出来的。

走在那些装修别具一格,体现着馆长自己风格的空间里,祖祖拿起相机随意一拍便成景色。有时,祖祖会带上几张画廊里免费发放的明信片贴在自己的房间里,时不时地看看那些“浓缩记忆”。

沙志斌是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美术系老师,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办展。他也会把自己的作品做成明信片或者丝巾、包包等礼物,送给那些看展的客人。“能够有人喜欢我的作品,就说明我们是有共鸣的,并且与观众建立了一种很微妙的信任关系。”

逛美术馆其实就是观众通过作品与作者进行灵魂与思想的对话。崔庆元是一名青年艺术家,他说这种沟通看似简单,但这必须基于双方有一样的文化水平和审美观。一旦双方有了相互的默契,聊天也会给双方带来无比的快乐。

有人是新昆明人,有人是老昆明人。只要愿意探索,昆明这座城市的重彩与淡雅、时尚与传统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触动到人们的艺术神经。城市的快速发展催生了林立的高楼,但若走进昆明的美术馆,总是能感受到一座城市的底气,这便是不易被外界左右的文化属性。

七彩云南本来就是大自然的画板,昆明的明丽舒缓,像极了城市人瞳仁中期盼的艺术构图。谁来赴丹青之约?(昆明日报 记者孙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