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在野阅微 生趣盎然
发布时间:2019-11-07 10:14
信息来源:都市时报

半夏在拍摄中 供图

半夏在拍摄中 供图

原本一直致力于写长篇小说的云南作家半夏,不久前通过在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新书《与虫在野》,该书是一本自然博物随笔,将自然与文学融合嫁接,书中有自然气息,有人文情怀,有生动故事,有绚丽色彩……

2019年11月2日,第二届“中国自然好书奖”年度十大自然好书将在武汉植物园揭晓,《与虫在野》此前已入围了60强榜单,最终能否入选年度十大自然好书,让我们拭目以待。

《与虫在野》书封

《与虫在野》书封

《与虫在野》分为三个部分。其中,“在野阅微”是半夏近年来累积的自然观察笔记;“人虫对眼录”以图片和图说的形式,以日期为序,展示了作者于春夏秋冬四季中拍到的各种虫虫,生趣盎然;“念虫恋虫”是由观虫觅虫而生发出的一些“散金碎玉”和即时性的感悟,用“微博体”的形式表达作者的自然观。作者认为,当人类克己复礼地对待自然,并与自然产生了真正的感情时,才有可能获得一个更宜居的生态环境。

在野阅微、寄情天地自然。5年来,半夏走出书房,俯身大地,平视或仰观高处,虫虫的世界令她眼界大开。半夏用图文并茂、文图互证的方式讲述自己寄情自然的亲历故事。在《与虫在野》的后记里,半夏特别强调自己不是生态摄影师也不是分类学家,她只用手机近距离拍摄虫子,用镜头去看渺微的虫虫们的一生,看它们如何生存,看它们的爱情和繁衍,看它们几亿年来生存在地球上的非凡技艺、生存智慧。

在半夏看来,小虫虫们的生命并不低贱,它们的世界大有可观。她说,一个人这辈子结识一万个人,也只是认识了一个物种,而认识一种新的虫子,就是认识一个新朋友。她置身于野,呼吸清新、干净、湿润的草木气息,用人类的两只单眼与虫虫们的复眼对视,与它们对话,“这些小微的生命成了我的神,我有了针扎进肉的刺激,悟觉这是我反观人世间的并不浅薄但求深邃的思想”。

半夏感叹,阅读自然的这条路途上,人并不多,但自然与文学嫁接在一起的梦正在实现,“现在的我,更想把看见的呈现给这个世界。我给自己贴了一个标签——‘荒野侦探’,我要在身心的旷野高唱我自己的歌”。

★新闻助读

中国自然好书奖: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中国林学会指导,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主办,以“推广自然阅读理念,传递和谐自然生态和在地人文关怀”为活动宗旨,评选以自然为写作主体,在传递自然知识、传播人文价值、践行社会责任等方面具有卓越成绩之作品的公益性图书奖项。

★人物名片

半夏 女,现居昆明。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中国作协会员,昆明市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包括纪实访谈《看花是种世界观》,长篇小说《铅灰暗红》《忘川之花》《潦草的痛》《心上虫草》,自然博物随笔《与虫在野》等作品。

★对话

半夏:我想当一个自然课堂老师

书香昆明:《与虫在野》此前已入围第二届“中国自然好书奖”60强榜单,你对于是否会获得“年度十大自然好书”怎么看?

半夏:竞争太激烈。自然博物类书籍,从写作水平看,还是西方作者的水平高,西方一直很重视自然教育,也有博物写作的传统。著名的经典就有《物种起源》《昆虫记》《沙乡年鉴》《寂静的春天》《瓦尔登湖》等。这些年,随着人们对自然生态文明的理解和需要,我国的出版社都争相引进外版书,国内这类原创书较少,但也正在引起关注。

书香昆明:小说的创作与自然博物随笔的创作有哪些异同?人与虫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半夏:小说的写作关注人、关注人性、关注人的命运。自然博物写作,关注的对象是自然界的草木虫豸等有机的生命,也可是一块化石、一块矿物晶体等无机物,无所不包。简单地讲,你对它们的存在进行观察、分类、认知、研究、寄情,最终记录描述下来就行。当然,若你视野开阔,文字训练扎实,想象力足够,那你的写作便靠谱,但持续的学习掌握新知是必须的。

需要指出的是,人与其它生命物种是命运共同体。你若读了我的书,便会明白我为何说“人类小看虫虫是不道德的”。我的书想告诉读者,一切生命皆需敬畏,因为人命关天,虫命也关天,草虫安妥了,人才会得自在。

书香昆明:5年来,“在野阅微”的过程有什么特别的故事与感受?

半夏:5年来,我用手机拍了几万张虫虫的图片。每次进入野地,都会看见不知的草木,不识的虫子。每次回来,查资料或请教都会感慨又认识新的物种。沉浸于小微的世界5年,也是我视界更开阔的5年。周末节假日我都会走进山野,低头幽微处。我发现自己心宽气阔起来,置身于野,在野阅微。我行其野,就是自己做自己的“牧羊人”,把身心灵当牛当羊放牧在天与地之间。

书香昆明:《与虫在野》将文学与自然进行了融合,这本书与其它自然类、科学类图书有什么不同?

半夏:我要写一本“与虫书”,而我的虫书绝不写成一本科学的专业论著,给读者正而八经地讲述知识,搞科普。这本书并非仅仅是观察摘要,也不是虫虫的歌颂史、赞美诗。我要拿人类的两只单眼与虫虫们的复眼对视,我发现我可以与它们沟通。我想跟我的读者说,我们要跟自然界里的这些小东西玩好一点,把人类所谓的理智释放一点点。我想告诉读者,你需要接触自然野地,近距离地观花、看虫,这样方有触碰你灵魂的情感发生。

书香昆明:云南是一个动植物等自然资源无比丰富的地方,今后还会考虑创作什么样的作品?

半夏:云南是一个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的地方,我很庆幸生活在云南。这些年,我拍虫时也拍到了很多奇花异卉,拍到了很多野生蘑菇,下一本写什么还没定,我总是习惯于写完一部作品后,像土地轮耕一样,要抛抛荒,然后再重新投入。不过,我可能把这些年的积累换一种角度写,面对孩子们。后年我就退休了,我想当一名自然课堂的老师。(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闫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