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九乡的山野
发布时间:2019-11-22 16:01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编者按: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昆明市组织一批作家进行采风创作,用文艺的形式生动展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国家取得的辉煌成就、中国人民为追求幸福生活而努力奋斗的精神风貌,以及人民群众对祖国的赤子之情。10月23日起,文艺春城已陆续刊发这些稿件,与大家共同见证昆明城市、群众生活的变迁。

九乡的美,除了她的峡谷,她的飞瀑,以及洞穴探险旅游所带来的乐趣外,还有那令我回味无穷的山间漫步。置身那个绿色世界的瞬间,你的思绪会不由自主地,随着那接踵而来的山色与绿荫飞扬起来,目光会油然地仰望那远处的黛色山岗。山岗上有一片纯净的天空,天空在白日里湛蓝深远,在夜晚里则散发出深邃的魅力。

清晨,当太阳从地平线上一跃而出,第一道霞光洒满田野时,我们已爬山远足归来,贪婪地呼吸着山野间透明的新鲜空气,心中无比舒畅!我的耳旁不时掠过飞鸟的啼鸣,说不清这鸟儿从哪儿来?叫什么名儿?在我们肉眼所有的广阔天宇,它们在尽情飞翔、飞翔,飞倦了时栖息在树的枝头呆望、觅食,然后叽叽喳喳地“发表”着各自的“感悟”,便向更远的天边飞去。它们在天空中一闪而过的身影,是一连串转瞬即逝的音符……

傍晚,九乡的山道出奇地静谧。当余辉散去,红云浮现,红色的土路显得更红,弯曲凸凹的山路吸引着我们踏上它裸露的部分。雨后,一种湿润的惬意弥漫空间,此时的我们不顾整日游玩的疲惫,仰看出现在天空的彩虹,那彩虹像一条弯曲的七色彩带横贯天宇。在天空的巨大背景衬托下,黄昏的静谧被我们的呼声打破,九乡的山却巍然不动,山与天交相辉映,在暮色的笼罩下给我们一种神秘的美丽,美得让我们有些眩晕,觉得那是我们与九乡的交融。

朋友情不自禁地站立在一个高岗向远处眺望,他的背景是冷峻的灰色山峦,山峦之上是虚幻浩渺的天。九乡的天是神妙的,每次到山洞漫步之际,我都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着它,解读着它。这里的一切充满诱惑与遐想,浪漫多情的天空无时不在我的想象与时空的超越之中!

我曾经在夏日里到九乡踏青,在饱览了那里溶洞的美景之后,又于山野之间漫游。如此舒心的刹那间,人人眼中都是一片郁郁葱葱、开阔的世界,她就这样随着山道的改变展现不同的身姿。月光所及的地方,是一本正缓缓打开的有着绿色封面的书本,书里的扉页被不经意地掀起,内文则是闪烁着生机的一片片不同的树叶。在阵阵松涛奔涌而来,耳畔掠过有些慌乱的微风之后,一阵轻微的眩晕再次占据了我的身心——是啊!第一次到九乡,我就被这诱人的山色陶醉了!顺着山道往前走,新绿使我忘却了疲惫;再顺着山道往前走,突然被一阵尖锐的喊叫声惊醒,原来是离我不远处的朋友们发出的。她们对着身旁枝叶上正爬行的虫儿高叫,“麻辣叮”“麻辣叮”,从没见过这么大个儿的,哇,好可怕!继而三五成群地相互追逐和嘻闹,笔顿时回荡在静静的山谷中。

游罢山野返回宾馆,在路过一字儿排开的菌类摊上,当地山民用朴实而狡黠的语言与我们进行买卖交易:青头菌、牛肝菌、干巴菌等等,带着露珠和山野的气息,一下子装进了我们的包里、箱子里和袋子里。带着这种大自然赠予的馈礼,在返回昆明的途中,我们一次次地回味九乡,同时炫耀出一种满足。

作者简介

田应时,男,云南诗人,五十年代出生,回族,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诗并参与文学活动。曾在《诗刊》《诗选刊》《飞天》《大家》《诗歌月刊》《边彊文学》《滇池》《云南曰报》《昆明日报》等报刊发表诗作。曾供职新闻媒体,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诗集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