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
发布时间:2020-02-09 15:33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QQ截图20200209153204

在反映人民音乐家聂耳生平的电影《为国而歌》热映之际,一部全新展现聂耳生平的新书《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昆明市文史研究馆编写)近日由人民出版社(2019年10月第一版)正式出版并向全国发行。

这部以聂耳出生地、成长地昆明地域文化为背景,深入研究社会关系和社会文化环境对聂耳产生影响的新书,用全新的视角向读者推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聂耳。该书的作者是昆明市文史研究馆组织的专家团队,全书经过精心考辨、实地采访写作而成,书中采用的材料选自云南省博物馆馆藏6000余件聂耳文物,采写资料采信了第一手资料和大量聂耳亲属、友人的回忆,书中的许多材料是第一次与读者见面。

这是一部令人欣喜的文史传记,史料丰富而准确,文笔流畅优美,著名历史学家林超民先生认为其既是一部值得信赖的聂耳生平“信史”,又是一部值得一读的文学传记。 首先,虽然聂耳的一生仅走过了23年零5个月,但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却也留下了鲜明的足迹,闪光的生涯,尤其是在他出生和成长的故乡昆明。《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的写作,在循着全书写作思路的前提下,在挖掘和利用史料上有新的突破——首次发掘和整理了聂耳在昆的生活遗址,除了甬道街72号(现为73、74号)聂耳的出生地“聂耳故居”外,还有威远街112号聂耳童年时代住过6年的故居、威远街西段(藩台衙门菜市)聂耳少年时代住过5年的故居、端仕街44号聂耳青年时代住过6年的故居;首次全面再现聂耳在昆明县立师范附高等小学、云南私立求实小学校、云南省第一联合中学、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学习情景;首次具体梳理了聂耳的昆明朋友圈对他人生的影响;首次全方位推出启蒙聂耳音乐之路的“昆明元素”;首次整理聂耳生命最后的90天中发生的故事;首次走访当事人揭秘聂耳墓的3次搬迁的内幕……这些内容,读来让人耳目一新。

关于聂耳史料的发掘、整理与推出,也起到了辨正舛谬的作用。据介绍,课题写作过程中,作者们惊讶地发现,九成以上的昆明人并不了解聂耳的生平,八成昆明市民不知道聂耳就是一个昆明人,甚至有小学三年级音乐通用教材中竟然错写了聂耳的出生地。而对于这样一位历史文化名人,多年来曾有学者写过聂耳传记;有亲属写过对聂耳的回忆;有作家写过关于聂耳的纪实;有专家发表过聂耳音乐研究的论文,还有若干纪念聂耳的文章曾集纳出版或在报刊上刊发,可是多年来,从未有人研究过其生长环境和地域文化对聂耳一生的影响,也没有人对聂耳在昆明的历史印迹进行过系统、深入的寻踪,更没有人对昆明人聂耳的城市品牌价值进行过评估……基于这一切,《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做出了有效而实在的努力,书中对聂耳与昆明、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的一步步,描摹出了清晰的“路线图”;在对聂耳的成长经历进行追溯性研究和客观阐述后,如:聂耳音乐之路的启蒙与成长,聂耳的初恋,聂耳的交游——与张天虚、艾思奇、周霖的故事,聂耳从军记,聂耳书信与日记中的“昆明话”等等,一个接地气、有天赋、有个性、活泼阳光、勤奋好学、毕生追求理想和光明的真实聂耳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个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挖掘和学习的聂耳也凸显于公众面前,聂耳生平一下子有了鲜活的图像与温度。昆明聂耳研究会会长田云翔在读完此书后认为:《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中展现出的许多内容,为聂耳研究凸显了新亮点,打开了新思路,这是一部全新的难得的人物传记和爱国主义乡土教材。

《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对聂耳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红色生涯,也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和书写。聂耳首先是一位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在他鲜明的红色足迹中,聂耳从一位热血青年、音乐天才成长为党的人民音乐家、中华民族伟大的人民音乐家,离不开党的教育、培养、启发和引领,《义勇军进行曲》之所以能够成为时代的最强音,最终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其词曲作者聂耳与田汉同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该曲是两位共产党员珠联璧合的合作产物是其先决条件:中国共产党人要致力于倾听劳动大众的疾苦,了解中华民族深重的灾难,要唤醒全体民众共同奋斗,带领中国人民从苦难走向辉煌,争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崇高使命,最终催生了《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但在这“成茧化蝶”的过程中,故乡云南的艾思奇、李国柱、吴澄、赵琼仙、王德三、张天虚、郑易里等等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影响和启蒙,在故乡阅读五四运动刊物、党的启蒙读物、《大众哲学》、鲁迅的作品,倾听法国《马赛曲》等,也是非常重要的条件,《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中对此的叙述,充分展示了人民音乐家聂耳的“初心”与鸿鹄之志。

据介绍,在《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的写作和调查中,课题组、写作组还发掘出了一些罕见的历史资料,譬如:据记载,1933年2月聂耳曾经前往东北敖汉慰问东北义勇军部队官兵时,听到战士唱的《义勇军誓军歌》:“起来!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家园毁,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留着头颅有何用?拿起刀枪向前冲!冒着敌人枪林弹雨向前冲!携起手,肩并肩。豁出命,向前冲!用我们身体筑起长城。前进啊!前进!前进!豁出命来向前冲!前进啊!前进!向前进!杀!杀!杀!”。这首义勇军军歌,成为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灵感和素材的重要来源之一。

《聂耳:从昆明走向世界》一书的出版,对推进聂耳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由于时间和篇幅的关系,还有一些最新发现的聂耳史料没有来得及纳入书中;由于写作的角度问题,还有许多聂耳研究应当深入的方面未能够进一步拓展——比如聂耳的文学素养(聂耳曾经创作过不少诗歌、散文、评论,其《日记》的文学价值极高),聂耳与郑易里、张庾侯、吴琼英等历史人物的关系等等。但该书的出版,无疑为今后的聂耳研究做出了榜样,写作组的成员说:15岁的聂耳曾经在当年创作的一首诗《斜阳》中写道:“群鸟飞布的天空,/做一个栖前的游荡”,这是他辉煌人生初期的一个准备,我们从他要飞向广阔天空的姿势开始,做了一些具体的工作,但聂耳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还需要进一步努力,相信不久的未来,云南昆明最亮丽名片之一的聂耳,一定会越来越鲜亮无比!(郑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