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丨伫望,在十八楼窗口
发布时间:2020-03-23 15:59
信息来源:云南网

作者:刘笑宇

十八楼,我与楼都在长高

窗外,高原风跌跌撞撞

在这个城市寻找花和花以外

醒着和睡意惺忪的故事

无数翅膀从我眼里飞出

天空灵动起来

风继续吹

我发现我已被包围

声音!挖机把城中村的墙垛

推倒

尘世越发象尘世

滚滚红尘淹没了一个个村庄秘史

据说我站立的新楼基座

原是一座庙叫白马庙

白马非马。据说拆庙的人

得罪了菩萨

从此马失前蹄

谁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十八楼,我不敢说十八层

每次电梯内置语音十八层到了

我都瘆得慌,慌什么呢

十八层地狱只是一种神话

有人对我说,你看,重点部门都在本层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回到书桌写下

居高声自远榜书后

把后一句忘了

近处,是一家医院

看得见门诊部坪前停满了车

车里的人呢不一定都有病

其实都有病吧

一个人得病全家人的心病

有文化的没读书的都要虔诚

医生写病历就象写天书

但他开的单子是判决书

不用开庭公诉不问律师

但要心甘情愿的地交上银子

换回一大堆中药西药

西药多是温水口服,方便

中药把李时珍的短句文火煎熬

年岁久了,人找草木药罐成了文物

南边是大观楼

想起那幅一百八十字的长联

就想象出作者长长的胡须

从腮到下巴从大观河到滇池

长长的长了千年

这胡须古称髯

他叫孙髯翁本是引车鬻浆之人

民间就这样有才从土里冒出

你能背得下来也算有才

我只记得前几句

就象只记得髯翁的胡茬

刮了又长。还长在中学生的课本里

书法家的笔墨中

历史学家的厚厚的镜片中

我在想大观楼少了这对联

这光景?

大楼座落在棕树营

一排排高傲的棕树等人攀附

棕网可以用来做垫子做蓑衣

还可以是棕绳

做行道树时不带这些功能

摆看的都这样

无论高矮胖瘦

风停了。阳光透进窗

我逆着光两眼迷茫

十八楼的窗一个朝东南一个朝西北

打开就把东南面北风引入

风里有花香也有尘埃

有各种捉摸不定的声响

时不时还会有脱逃的

风筝和塑料袋掠过

我记起了那句完整的

居高声自远

非是籍秋风

我想唱起《空城计》那句唱词

我正在城头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山景是有的西山睡美人

乱纷纷是没有的

大观河滇池碧波荡漾

静静的

深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