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我喜欢你车水马龙的模样
发布时间:2020-03-24 11:13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三月的昆明,街上的行道树嫩芽初上,樱花怒放,团团粉红;公交恢复了所有线路,边防路船房河桥头小商贩和购物的人们熙熙攘攘;郑家河小区农贸市场关闭,沿河形成的早市一条街人气十足,一派市井之象,走在人群中,听叫卖讨价还价甚至是吵架都那么悦耳,充满人间烟火味……广场舞开跳了,尽管戴着口罩,大妈们眼睛里透出喜悦,过去有意避开的闹市如今变得亲切而美好!年初三开始就一直走路上下班,近日没走沿河风景优美的小道,专门走滇池路,为了感受这座城市曾经的喧嚣,昆明“活”过来了,旺盛的生命力驱动着一切,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阳光灿烂,鲜花盛开,与万物竟发的春的脚步相配合,就连施工的钻探声都不刺耳,传递着复工复产的好消息。拥堵的车流表明城市生活步入了正轨,活态的生活场景活生生的人,久违了的景象让人潮湿了双眼,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原来的样子呀!

买一把向日葵装点心情,便宜得让人难以相信,疫情按下的暂停键时间太长,人流物流资金流断了,斗南鲜花种植和销售业遭遇毁灭性打击,花贱也伤农啊!今年这阵势,花农、果农、菜农、茶农都将伤心落泪了,而我们爱莫能助!

疫情一度使昆明寂静得如同“死城”,除了药店超市,整条街都不开张,街上行人比鸟还少,真正的门可罗雀,公交停了,开私家车上街的人勇气可嘉。初一早上,天阴沉沉的,我和广州回来的儿子陪妹妹和她儿子去大观楼喂海鸥,妹妹驻村扶贫三年半,以往春节都在临翔区和凤庆守着父母公婆,老人们都归真或往生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昆明过年。鸥多而人少景美而寂静,心想,景区肯定亏本了。初一下午开始全省启动疫情防控一级响应,昆明如同滇池旁的睡美人般沉沉睡了过去,没有生气没有活力……

八年前的我对于昆明城,只是匆匆过客,开会,跑项目,住酒店,吃客餐,很少有机会静下来细细品味这座城市内在的质感。与朋友聊天时常自嘲是澜沧江边折断翅膀的雌鹰,变成了昆虫(昆明人的别称),独自一人面对省城的繁华喧嚣拥堵,刚来时极不习惯,只要有人说临沧话凤庆话,就会情不自禁转过身去,乡音解乡愁,故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天是湛蓝色的,草木是油绿色的,山泉水是甜的,就连空气也甜甜的,沁心洗肺,吃啥有啥味,就连一把小白菜也是临沧的甜……昆明名气大,有钱人多,街宽楼高,天天赶集似的那么多的车那么多的人,吃啥没啥味,肉和蔬菜都失去原本的滋味……古滇王城樱花节开幕让我讲话,第一句就是:昆虫何须四处飞,樱花三月下晋城。

在昆明人眼里我们是州县上来的“老土”说话走路、服饰精神都有大山的泥土味,如今新生活理念已深入人心,不比大马路、大广场,楼高车阔,比的是天蓝地绿、水清山幽,我们州县上来的人终于有了“歧视”昆明人的理由就像是昆明人可怜北京人在雾霾中生活一样。

在昆明工作生活了八年,习惯了它的一切,包括拥堵尾气等城市病,在它每条街巷的人文肌理中……在它上千年的历史脉络中,在陆军讲武堂造就的国家英雄故事中……在西南联大莘莘学子投笔从戎的壮志豪情中……我渐渐被吸引,爱上了这座城,爱上了这座城里的人……

这是座英雄的城市,有过叶剑英、朱德留下的足迹,有过蔡锷、龙云、卢汉等名声显赫的人物,这是一座人文的城市,汪曾祺笔下西南联大时期的沈从文、费孝通、林徽因等大咖数不胜数……

这是座温暖的人心的城市,数万湖北(武汉)游客如惊弓之鸟惶恐不安有家难回的时候,昆明张开双臂拥抱接纳了他们,没钱住酒店?没关系,先住着;吃饭不要钱,谁没有落难的时候?文化旅游工作者、卫健工作者、社区工作者们,在防护物资紧缺没有口罩的情况下,仍然义无反顾冲在一线,给定点安置酒店里的游客送去家人般的温暖……

对呀!忘了它们!昆明的城市名片,来自西伯利亚的友好使者,海鸥!今年,它们挨饿了,朋友都关心海鸥的命运,昆明市政府每年都拨专款买鸥粮,今年真的成了救命的基本口粮!爱鸟协会的志愿者组织起来到滇池大坝投食,上万只海鸥抢食的视频催人泪奔!海鸥心想:人都哪里去了呢?为什么往年我们来昆明,到处都受到明星一般追捧,给我们喂面包,争着与我们合影,今年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呀? 

海鸥一定是生气了!受到冷落挨了饿,今年的十一月,你们还会如约而至吗?

疫情过后的昆明,是名副其实的春城、花城、馨香之城,睡美人醒来了,她一边哼唱着《滇池圆舞曲》,一边用滇池水清洗长发:曙光像轻纱飘拂在滇池上,山上的龙门映在水中央,像一位散发的姑娘在梦中,睡美人儿躺在滇池畔……(作者马迎春,系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一级巡视员、原副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