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东德采风
发布时间:2020-08-24 19:10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接到通知,昆明市文联、昆明市文学院将于2020年7月21~24日,组织“昆明文艺自愿者乌东德采风采访活动”。这让我既兴奋,又担忧。近日,连连降雨,洪水泛滥。尤其是高山峡谷地区,地质灾害不可预测。然而,组织者坚持计划不变,冒险前行。因为这次活动,是落实省市脱贫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采风团28人,义无反顾地如约而至。

清晨,我们在雨雾中出发!

一走进禄劝的大山怀抱,天气就开始变幻,时晴时雨。日晖与云雾交替进行,令人新奇。山川的景色,把城市的铅灰印象甩在脑后。我们来到一个赶集的乡镇,满地的泥泞足迹纷纭杂沓。红的绿的青的白的黄的黑的……人头攒动,伞也好,摊也罢,五颜六色的斑斓在半空、脚边晃动。这里是禄劝的云龙乡,我们的采风在这里拉开序幕!

一、 饮水思源

站在云龙水库的大坝上,就有离逖尘嚣,山水滋润的感觉。那一丝丝清新的空气,即便是在疫情期间,也吸之如甘饴。

看葱翠汀渚,星罗棋布;天边浮云,悠然舒卷;不由心鸟飞动,穿过雄奇辽阔的崇山峻岭。此刻,之所以遐思远翔,不仅是喟叹自然风光的绮丽丰彩,而是这块绿色宝地,是春城几百万人口的生命之源。

云龙水库,早就听说它的盛名。上世纪90年代,为了解决昆明市城市缺水的问题,政府提出“西水东调”的战略思想。经过十余载的策划、建设,一个宏大的引水工程,给春城人民带来无尽的福祉。云龙水库,位于禄劝县云龙乡、撒营盘镇境内, 2007年正式投产。总库容量4.84亿立方米,承担着昆明市区70%的供水。是金沙江流域支流普渡河的水源。出库后的掌鸠河清莹秀澈,从滇中北部的高山峡谷源源不断流向都市中心,供养千家万户。

人们常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来到这个与自己生命与生活休戚相关的地方,不能不思绪纷飞,浮想联翩。我们沿盘山公路北行,这是一条红色旅游专线。高山峡谷,切割很深,乌蒙山系之尾的拱王山马鬃岭,把上帝打翻调色板的红土地,从小江断裂带一分两半,万山丛中,俊美的轿子雪山遥相呼应。一座座雄奇险峻的峰峦,在金沙江的环绕下,波澜起伏,延绵不断。漫漫江水,浩荡的气势冲开两岸,挥洒出大江东去,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皎平渡,这个当年,在国民党围追堵截的艰苦战役中,用六只小船,七天七夜摆渡红军,开启“四渡赤水”辉煌业绩的“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遗址,上一次来到时候,还在燠热的江边小镇,展示它的雄姿;那座横跨南北的老桥,也敞开了怀抱欢迎宾朋贵客的到来。不料,沧海巨变。转眼间,它们全都淹没江底。惊叹之余,让我感慨万千。之前,采风团在杉乐村作短暂停留,参观了“禄劝杉乐红军长征纪念馆”,门前,那棵朱德元帅拴马的大杉树,在历史的沧桑岁月里,饱经风吹雨打的磨砺,如今显得更加苍劲有力,生机勃勃!不知这沉入江底的历史,是否还会留给人们新的启示。缅怀先烈,我深深懂得江山的来之不易——它是用时间和鲜血染红的一面旗帜!对面是毛公山仰天而望的伟大身躯,上天昭示着这块神奇土地的鬼斧神工。我默默注视,那洪水漫过的“红军洞”,其中,“毛公洞”顶上那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烟蒂,寄托了多少造访者的敬仰之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遥想当年伟人力挽狂澜的经典传奇,一架新桥连通川滇两地,就在这入川的起点上,中国革命谱写了一曲又一曲中国工农红军与人民大众生死与共、患难相恤的动人乐章。此刻,我仿佛又听见那首情深意长的云南民歌:“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红军是咱亲兄弟,长征不怕路途遥……”翻过大凉山的坡头,刘伯承司令与彝族头领小叶丹的“彝海结盟”,似乎飘忽在大山深处,幻化出朦胧的影像。那是红军走出困境的又一段佳话。在这里,我看到了中国革命胜利的源头;悟到了共产党人追求真理的生命价值。在这条崎岖的山路上,回望先驱者的一串串足迹,我感到革命事业任重而道远!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一定铭记烈士们的遗愿,永志不忘他们为之流血牺牲的伟大理想。”(2016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这理想,就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如一的奋斗目标——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总书记的谆谆教诲,再一次表明了共产党人理想信念的不可动摇!

——“不忘初心”,这是出发点,也是终极地。

二、 乌东德

离开皎平渡,继续向北,探访乌东德。

走在这条红色的线路上,让人身临其境的是:地形险要,山体庞大。那直耸云端的峰峦,忽而逼得很近(连上面的草木都清晰可见);忽而又不知转向何处,一晃眼,若坠入五里云雾之中。太阳晒在潮湿的泥土上,蒸发出热气腾腾的白雾。乌东德,这个名字很有意思,既充满诗意,且显地域特色。让人一下联想到“乌蒙磅礴走泥丸”的句子,接着,“金沙水拍云崖暖”。一个“暖”字, 瞬间,跳出红日东升,照遍河山的意象。再注解一下“德”,不就囊括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所有内涵吗?我有些得意,想象这个地方的深层魅力,最想知道的还是大山里的人文地理和百姓的生存状况。千百年来,这山里人,在这重重大山里繁衍生息,是如何度过他们封闭隔绝、贫穷、艰难而重复的枯燥日子?当年,红军在这里绝地反弹、起死回生,又靠的是什么呢?站在高处,眺望莽莽群山,那星星点点散落的村寨,我想,他们中间也许有些人的老辈曾帮助过红军脱险;今天,革命成功了,这支队伍会怎样“周公吐哺”帮助他们脱贫呢?阅读这块红土地,我心荡漾,亦如品味这里的山水之恋。

下到江边,乌东德水电站,两岸对峙,断崖兀立,一江碧水氤氲浩荡。从陡峭的山坡绕道而下,一个台阶,一段风景。建设者们已在底层的山洞里安装完成了首批2台85万千瓦机组,2020年6月29日,正式投产发电。消息传出,习近平总书记即日发表重要指示,并致贺电,向全体建设者和为工程建设做出贡献的广大干部群众表示诚挚的问候!乌东德水电站,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酝酿,经过长达17年的勘测设计,倾注了几代共和国领导人的心血。2015年4月,在北京通过可行性报告,12月主体工程正式全面开工。在这里修建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站,不仅是国家实施“西电东送”的重大举措,也是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造福人民、解决山区百姓精准脱贫的百年大计。  

工地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

拱坝上,人员穿梭往来,金属碰撞,噪声频仍,耳畔嗡嗡营营。低头向深谷探奇,忽然,泄洪道发出轰隆隆的巨响,6股粗放的白色水柱喷涌而出,水柱冲到最远点,散落下沉,弥漫出纷乱的水雾。这场景,让参观的所有人惊呼不已!一位河南籍建设者说,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气势,前不久,准备投产发电,也只开了4个孔,今天算是大开眼界!来工地五年多了,工作总是忙忙碌碌,和家人聚少离多,为了国家建设的需要,只能舍小家,顾大家。他说,期待的就是大坝完工的这一天。看着他汗涔涔的一脸泥土,我不禁想起电影《创业》大庆油田的铁人王进喜以及我的从事三线建设的父辈们。实现中国梦,不就是一代又一代奋斗者的追求吗?我问禄劝县政协的孙显芳,“乌东德”这个地名的含义,她说她也不清楚,于是,她去问县人大副主任、彝族作家吴明泽,吴明泽说,这是彝语“出水口”的意思。真是巧了,我一路探寻水的“源头”,未曾想到,就在这里,乌东德宏大的工程建设中得到“名副其实”的印证。中国共产党,一直致力于人民的美好生活,为天下百姓谋幸福;为两个百年计划,脱贫攻坚奔小康;为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为实现这一梦想和目标,始终保持本色,从不懈怠!建国70多年,一幕幕感天动地的创业史,无不说明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群众的鱼水之情、血肉关系。

上到移民新村,一排排崭新的房屋,把以往的荒坡映衬得格外艳丽。原汤郎乡细柞村傣族女支书肖美,家中窗明几净,电器一应俱全。她说,移民工作先后15年,搬来这里的17个自然村,过去居住很分散,村民生产、生活、看病都不方便,现在好了,大家集中在一起,有什么情况,都能有个照应。肖美说,她当了30多年的乡村医生,过去走村串寨,十分辛苦。现在金瑞社区卫生所工作,由于道路交通的改善,生活比原来稳定、方便多了。

新村外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西柚果园,大约有四、五十亩地,果园不仅美化环境,每年村民还可以从这里得到土地分红款。这让我想起上次来时遇到的两个人。一个叫张建国。他在皎西乡半角村当了30多年的村长,没有怨言,一直在为贫穷山区村民致富寻找出路。他做得一手好菜,山上的野荞、青稞,他把它变成非常美味的家常豆腐。他说,这东西好,生态、营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如果老百姓学会这个手艺,推广开来是可以挣钱的。从小处着眼,这么些年,他在这偏僻的山乡,觉得创不成什么大业,于是,来到昆明城市寻找商机,在云南艺术家园开办了一个城乡经济联络点。我不知道他的具体策划,但知道他,作为一村之长,为家乡的改变操了不少心。他说,山乡的土特产多,什么鸡鸭禽蛋猪肉类,要变成经济得动脑筋。老百姓见识少,不知怎么办?他愿做一个牵线搭桥的“红娘”,把它们拿到城市加工、销售,会有市场的。

另一位叫张建超,他们像是兄弟俩。张建超,皮肤黝黑,身体健硕,一看就是少数民族的坯子。我问他是什么族,他说是禄劝皎西的彝族。新村搬迁,他没来,在老村子,盖了一栋干打雷的土木结构四合院,保持着彝族“一颗印”的建筑风格。张建超很有个性,他的院子很大,正面堂屋,供奉着祖先的牌位,下面是一个长年不熄的四方形火塘。按照彝族风俗,火是他们顶礼膜拜的圣物。他们吃、住、家人聚谈,都离不开火的温暖。火是他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许是跟火的缘分,他们待人接物都有火一样的热情!

张建超的母亲是上世纪七、八年代的老妇女主任,谈起过去的工作,她感觉很荣耀。虽然已经86岁的高龄,身子也佝偻了,但依旧精神矍铄,十分健谈。现在他们一家吃穿不愁,老母亲闲不住,还是盘了一些自留地,养了一些鸡鸭鹅之类的家禽。见有人来,她把家里的大枣、瓜子全倒腾出来。张建超外面有事业,偶尔回来看看老人,母子俩十分亲热。让我看到慈母、孝子难舍难分的血缘之亲。母亲说,儿子少年有大志,当年,觉得家乡贫穷落后,自己出走到昆明打工,想闯一片天地,谁料,打工期间,由于文化低,又没有技能,几年下来,没赚到什么钱,还浪费了不少青春的大好时光。总结经验,张建超决定打牢基础,提升自己。于是,他边打工、边复习,报考大专院校。最终被录取在云南民族大学,度了四年大学的金。张建超说,有文凭,就等于有了台阶,他按照自己的设想,回到家乡做起了工程建设的活计。靠学到的知识和技能,淘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有了资金,他不断扩大业务,如今事业越做越大。张建超给了我一份企业发展规划的宣传资料,我看上面规划的“温泉康乐养生庄园”和山坡、峡谷荒山上分布的桃、梨、橙、橘子、西柚果园,那绿油油、水汪汪的生态环境,让人对这大山峡谷,充满了期待和憧憬。张建超说,乌东德水电站的建设,给这片红色土地带来了旅游观光的生机。一方面,革命传统教育,这是一条很有价值的线路,有看点;另一方面,在这有山有水的地方,开发优良水质的温泉,城里人到此休闲,住个十天半月,呼吸点新鲜空气,享用现采的果蔬、、现宰的牲畜大餐。这些东西是山区独有的,可以“一条龙”服务。他准备前期投资上千万,然后,滚动发展。

张建国、张建超,一个走出去;一个引进来;虽然路径相反,但他们对改变家乡、脱贫致富的赤子之心,都是火辣辣的。有人说,扶贫先扶志,我知道,在这块红军精神照耀的土地上,人民是伟大的。

——两位张兄,就是代表!

三、 马鹿塘

那些巍峨、苍莽、险峻的大山,在这条红军走过的小路上拔地而起,站成一个个壮实的高原汉子!金沙江像一条巨龙,奔腾飞跃,穿越大江南北;在祖国辽阔、宏伟的土地上,绘就出一幅幅山川河流的壮美蓝图。

马鹿塘乡的干塘子村,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点的极小村庄,当你踩进它的太极广场,心,可以放得很大,也可以飘得很远。就像一片辽阔的天空,云卷云舒。可见,这里的百姓所传承的文脉,与中华民族坚忍不拔、豁达开朗、淳朴善良的性格息息相关。那高坡深谷间的茵茵绿草,牛羊隐现;苍翠的山林,树影森森。这里,顶峰上的海拔达3600米,身处高山,拥抱大地,站在阴阳两极的八卦图上,乾坤就在脚下。

干塘子村,小巧精致。40来户100多人,生活优裕。村子连接的甬道上,一排排竹条编织的篱笆,别具一格。围在房前屋后,显示出“小富即安”的山民心态。一位大娘正在地里挖洋芋,大家争着抢镜头、拍摄,让她笑得十分灿烂。整个村子,家家园里都栽种着虬枝盘曲的花椒树,这是早年山区扶贫的一项措施,如今也成了村民的“摇钱树”。年轻人都去了外面打工,留下的老人和孩子,也其乐融融。因为这山里的小村庄,经过政府的引导、改造,已经成为一个“桃花源”似的生态旅游示范点。偶遇一位老农,他见来人,笑容可掬地打招呼。我们一下把他围了起来,急忙问这问那,请他介绍情况。看来主人不善言谈,他有问没答地应着,似乎听不清七嘴八舌的问话,总是咧着嘴憨笑。我们问他家在哪里?他指着旁边的一栋白墙黑瓦的老屋,说请大家进去坐坐。领进家中,一个不大的庭院,看上去还算整洁。台阶上的厢房住人,下面是喂猪、养鸡的场所。一位老妪提着桶,从走廊下来,准备去给猪喂食。他说,这是老伴,两个孩子已结婚在外。我们走进厨房,看见屋里有一位客人,他面色微醺,坐在烟熏火燎的火塘边,见一窝人,斜着眼问:“你们是来扶贫的?”他判断着,然后,直起身子,说:“这家主人叫善治学,上个月外出办事,没有来得及赶回,家里唯一的一头老母牛生崽,难产死了。”他看了看大家,说:“正好,你们来了,能不能给他补点钱,再买一头?”我巡视了一下四周,屋内空落落的,除一把黑漆漆的茶壶支在三脚架上,房梁上还吊着一小个火腿。显然,住家日子不是很宽绰。这位主人的乡邻,看样子很乐于助人。他说,主人憨厚老实,有困难,也不会跟政府提要求。他是邻村的,过来拾菌,顺便串串门。倒是这个乡邻,给大家提供了不少资讯。他说,“这些年,总书记十分关心山区的脱贫工作,政府一次次的投入,如今,把村子打扮的像墙上的画一样,百姓的日子也是美滋滋的,虽然没有城市的繁华,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他一打开话匣子,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笑嘻嘻地指着门前的风景,说;“现在什么都好了,政府下力气了,大多数人都脱贫了,生活再不改变就是自己的事情了。”完了,他又絮叨:“感谢习主席,感谢党的好政策……”

乌东德采风,正值盛夏雨季,随时面临洪水冲击、山体滑坡的危情。然而,艺术家们,兴致勃勃,热情高涨;吟诗作画,聚焦取景;一篇篇生动的现场作品,即兴而出。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无论是远去的红军背影,还是建设者的风采;抑或百姓的福禄、移民的安居;我愈发觉得他们之间的渊源不可割舍。一抹斜阳洒在坡上,潮湿的泥土,散发着雨后的气息。我忽然想起毛主席1933年夏创的诗词《菩萨蛮.大柏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舞当空。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此时,我们看到的或感悟到的不正是这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