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艺术
一位驻村工作队员的疫期日记

每天出门工作前,我都会认真地检视自己,还好——胸中热血未冷,眼中泪水尚温。

梦圆明月峡

上世纪60年代上中学时,读到李白的《蜀道难》,心绪一下子就被紧紧粘住,情不自禁,反复吟诵着那美妙的诗句,品味着那神奇的意境,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神往,期盼着何时能实地去领略一番。

2020.03.31
一碗酱油的远方

诺邓,多少年来,人们逐渐淡忘了盐市的繁华,诺邓火腿“火”了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诺邓,掀开千年白族古村的神秘面纱,一睹盐文化的魅力。

春天里的唯愿

昆明,我喜欢你车水马龙的模样

组诗丨伫望,在十八楼窗口

妈妈,为什么不等我

孩子,妈妈等你回来

还没有来得及吃年饭,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大团圆,你又要远行。

春与农耕

春,带着她的脚步轻轻走来。冬眠着的大地被春唤醒,植物开始舒展筋骨,花朵含苞待放,百鸟竞相争鸣,天空碧空如洗,阳光五光十色,河面波光粼粼……空气里饱含着春的气息。

我闻到了四平村泥巴的味道 ——读叶浅韵《大地上的窟窿》

百度地图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搜索一个叫“四平村”的地方,但我一次也没找到过。我常常幻想过叶浅韵所生长生活的环境,也不止一次地想象着她笔下那个叫做“四平村”的地方,那里的一山一水,一人一物,仿佛都是故事,仿佛都跟自己很熟悉,也许,我从小生活的农村,原本就

2020.03.21
解毒名药升麻的历史沉浮

升麻是一种在我国古代被人们广泛认可和反复记载,并用来命名产地县名的“南中名药”,也可以说是“云南第一药”。

2020.03.21
历史档案中的近代云南瘟疫防控(上)

新中国成立以前,云南一些地方自古就被称为“瘴疠之区”,疟疾、鼠疫、霍乱、天花、伤寒、赤痢、流行性脑炎等传染病常年流行,有些疾病甚至造成全省大爆发,对人民生命和健康造成严重伤害,人民生命财产损伤惨重,全省瘟疫防控形势长期严峻。

2020.03.20
油桐花开

今年春天,一场瘟疫压得人喘不过气。我是遥遥地看着山坡上的油桐树安排自己的日子的。在农村长大,又在学校学了几年农业,还在田野上与背诵着“云跑东有雨变成风”“雷公先唱歌有雨也不多”这种农家谚语的乡亲打过不少交道,走进社会后也就改不了一身农人习惯,做什么都

2020.03.19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3)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2020.03.16
丽江作家阿来:他的如花世界,在尘埃与云朵之间,如此绚丽!

“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去森林玩耍,山坡放羊,现在也会去高原的星空下露营,雪山、草地能给人带来都市没有的安全感。”

2020.03.15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2)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昆滇往事:滇池边渔家人

​每次去到滇池边,我都会习惯地用手掏起湖水,看看它是否变清了。脑海里会立刻泛起,儿时在大爹家看到的渔家人生活的场景。

名盛一时的大安堂

​今天说到昆明老字号的中药铺,人们大多只知福林堂,不知还有个大安堂。大安堂的创始人杨尚文,号兴周,大理人,幼年父母双亡,读过两年私塾,10岁时到著名中药店春生堂当学徒,之后“白手起家”创业。

古往今来 | “三迤”的由来

​“滇”是云南的代称,云南还有一个代称名叫“三迤”。在诗文中常可以看到,董必武先生到安宁温泉时,就写下“莫夸六国黄金印,来试三迤碧玉泉”的诗句。三迤的由来,源自明清时期的行政区划制度。

2020.03.09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1)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9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