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艺术
2019.09.06
云南彝族三大史诗出版始末

彝族的3部经典史诗《查姆》《梅葛》《阿细的先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得以完整采录、翻译、出版的,这是党的民族政策的成果。

溪洛渡,一江春水忆芳华

永善,何以为“善”?打开历史的大门,走进尘封的史册,我们的视野便会清晰起来。《永善县志》记载,“永善”之得名,源于当年云贵总督鄂尔泰征剿平定米贴,并由朝廷钦命县名。

有一种记忆叫“远方”

又见到老叔了,他额头的皱纹让我想到了旱季里的坡地,一层层皱着干涸。躯体明显比前几年佝偻了些,年已七旬的他看起来比父亲苍老了许多,病痛也开始纠缠这个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老人。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贫瘠土地上的童话

刚开始的时候,对禄劝的农民来说,新疆离云南确实太遥远了,但政府的劳务输出工程,高位统筹,精准施策,将禄劝农民的生产和生活空间拓展了、拉长了,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也因此被点燃了。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拖布卡之花

从一个中学教师变成一个竹鼠养殖专业人员,她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刘荣津说,不论从事什么职业,都有它的意义。人的能力有大有小,但是人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从事养殖业,她是满足的。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大地上的餐盘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怎么办

月亮圆的时候,最想念家的人在哪里?孩子哭的时候,最想念家的人在哪里?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马鹿塘·乡街

田应时,乡街熙攘,我把午休时间抛给它,欲念离物质很近,简易古朴的集市、街天,一张山乡土特产的名片,一场原生态的饕餮盛宴。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天使在行动

措施之一是诊疗技术内培外引,让贫困群众看得好病。行之有效的办法是依靠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帮扶,提高当地医生的诊疗水平和业务能力。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温暖你温暖我

2017年,余满堂一家再度遇到了喜忧参半的事情,他的小女儿考取了昆明理工大学,如果去读,双重的就读压力势必让余满堂一家不堪重负。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扶贫故事

这是一个距寻甸县城仅10公里的小村落,全村230户人家,常住人口831人。这里曾经是一个集贫困、民族、山区为一体的省级贫困村。贫瘠的土地、单一的产业、落后的思想观念,呈现出来的是一个既脏还乱又差的毫无生机的贫困山村的形象。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悲喜山川

原来以为东川有挖不完的铜,一定富裕。最近几次去东川,听朋友彭玉泰说这里是昆明贫困面最大的地方,简直不敢相信。

笔触里的山乡新貌 | 阿角岔手记

一年多前,禄劝县委宣传部的杨加林来到我的办公室,每一次他总是风尘仆仆,我们的交流仅限于工作。在移动硬盘上,我看到了上千张关于禄劝脱贫攻坚的图片——这些瞬间固化的记录,在这一刻显示出了意义。

母亲的刺绣

顽石遗恨

我的生日和我的祖国

宁显福:菌山深处是故乡

“每岁五六月,日晒雨复滋。晔晔长新菌,五色转参差。黄者金芙蕖,青者碧玉芝”。

2019.08.16
《十面埋伏》再回云南

“我是从深山走出来的舞者。我们其实是跟风吹着树叶学习节奏,看着云飘动学习韵律,看孔雀美丽就学孔雀的翅膀。”从云南走到国际舞台的杨丽萍,回顾自己的舞蹈成长之路,感慨是在生活这所“学校”里,向一只蚂蚁学习动作,向一只蜻蜓索要灵感。

【人生絮语】老伙计,别生气

春看百花秋赏月,夏享凉风冬观雪,总无闲气挂心头,一年都是好时节。其实不是身边没有事,而是心中没有事了,花吐艳,蝶飞舞,清风拂,细雨飘,无忧无虑无烦恼,忍耐是快乐之门。

【养生有道】教人健身的快乐

我尝到了做好事善事的甜果,就更热心推广“医疗保健操”了,凡有亲朋好友到我家做客,或我们到亲朋好友家走动,都会向他们介绍做“医疗保健操”的好处,并建议他们也要坚持做。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4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