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艺术
2020.03.31
抗战时期云南的霍乱防控(下)

历史档案记载,抗战时期云南的霍乱疫情“猖獗程度,为空前所有”。云南人民付出巨大努力,积极展开与霍乱的斗争。

【药说云南】还阳参的印度别名

读这段文字,我们惊讶于此药用“还阳参”三字,精妙地表述了其核心作用在于让阳气受损、阴阳失衡的病人阳气得到提升或还原的同时,也发现,此药怎么会有一个外国别名“天竺参”呢?

【云岭遗珍】杨升庵与安宁三景

杨升庵先生到安宁后,安宁知州王白庵对升庵先生十分敬重,特意在安宁城的螳螂川畔建造一座遥岑楼,供其居住和讲学。

2020.03.31
历史档案中的近代云南瘟疫防控(下)

近代云南各方面的客观条件,决定了瘟疫防控只能以中医中药主导,也因此在这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和中药良方。

真情铸就军魂 ——叶瑞刚《足迹》读后

这部37万余字的《足迹》,是作者28年军旅生涯的沉淀,呈现出了云南、西藏边防穿越历史时空的军队面貌,也书写了作者对军队建设的思考。

2020.03.31
激活档案资源 弘扬中华医药 ——评《老号话非遗》

解读这项优秀遗产的专著《老号话非遗——国家非遗昆中药传统中药制剂的传承》(杨祝庆主编,昆中药编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9年12月版)一书,是将档案文献与活态传承相结合呈现的新书。

行吟出诗与远方 ——评黄亚洲《谁不说俺家乡好》

行吟诗,古代称之为 “纪行诗”,当代也有称之为“旅游诗”的。无论何称谓,其本质是诗。诗是情感的产儿,古人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虚情假意与诗无缘,更与好诗无缘。

2020.03.31
饱蘸深情为春城书写 ——读《昆明往事》

杨杨的《昆明往事》(云南教育出版社2019年版)是一部长篇文化散文,作者在书中,通过对昆明过去、今天的书写,呈现出厚重的历史感与深邃的文化意蕴。

2020.03.31
【民族文化探薮】关于宾川民间长诗《赶马调》

宾川历史悠久,享誉世界。历史上宾川县严重缺水,是云南全省降雨量最少的县,缺水成了宾川心头之患。“天干不过三川坝”,天干造成宾川人出门赶马谋出路,这正是宾川汉族《赶马调》产生的原因之一。

一位驻村工作队员的疫期日记

每天出门工作前,我都会认真地检视自己,还好——胸中热血未冷,眼中泪水尚温。

梦圆明月峡

上世纪60年代上中学时,读到李白的《蜀道难》,心绪一下子就被紧紧粘住,情不自禁,反复吟诵着那美妙的诗句,品味着那神奇的意境,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神往,期盼着何时能实地去领略一番。

2020.03.31
一碗酱油的远方

诺邓,多少年来,人们逐渐淡忘了盐市的繁华,诺邓火腿“火”了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诺邓,掀开千年白族古村的神秘面纱,一睹盐文化的魅力。

春天里的唯愿

昆明,我喜欢你车水马龙的模样

组诗丨伫望,在十八楼窗口

妈妈,为什么不等我

孩子,妈妈等你回来

还没有来得及吃年饭,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大团圆,你又要远行。

春与农耕

春,带着她的脚步轻轻走来。冬眠着的大地被春唤醒,植物开始舒展筋骨,花朵含苞待放,百鸟竞相争鸣,天空碧空如洗,阳光五光十色,河面波光粼粼……空气里饱含着春的气息。

我闻到了四平村泥巴的味道 ——读叶浅韵《大地上的窟窿》

百度地图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搜索一个叫“四平村”的地方,但我一次也没找到过。我常常幻想过叶浅韵所生长生活的环境,也不止一次地想象着她笔下那个叫做“四平村”的地方,那里的一山一水,一人一物,仿佛都是故事,仿佛都跟自己很熟悉,也许,我从小生活的农村,原本就

2020.03.21
解毒名药升麻的历史沉浮

升麻是一种在我国古代被人们广泛认可和反复记载,并用来命名产地县名的“南中名药”,也可以说是“云南第一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5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