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艺术
2020.03.21
历史档案中的近代云南瘟疫防控(上)

新中国成立以前,云南一些地方自古就被称为“瘴疠之区”,疟疾、鼠疫、霍乱、天花、伤寒、赤痢、流行性脑炎等传染病常年流行,有些疾病甚至造成全省大爆发,对人民生命和健康造成严重伤害,人民生命财产损伤惨重,全省瘟疫防控形势长期严峻。

2020.03.20
油桐花开

今年春天,一场瘟疫压得人喘不过气。我是遥遥地看着山坡上的油桐树安排自己的日子的。在农村长大,又在学校学了几年农业,还在田野上与背诵着“云跑东有雨变成风”“雷公先唱歌有雨也不多”这种农家谚语的乡亲打过不少交道,走进社会后也就改不了一身农人习惯,做什么都

2020.03.19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3)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2020.03.16
丽江作家阿来:他的如花世界,在尘埃与云朵之间,如此绚丽!

“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去森林玩耍,山坡放羊,现在也会去高原的星空下露营,雪山、草地能给人带来都市没有的安全感。”

2020.03.15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2)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昆滇往事:滇池边渔家人

​每次去到滇池边,我都会习惯地用手掏起湖水,看看它是否变清了。脑海里会立刻泛起,儿时在大爹家看到的渔家人生活的场景。

名盛一时的大安堂

​今天说到昆明老字号的中药铺,人们大多只知福林堂,不知还有个大安堂。大安堂的创始人杨尚文,号兴周,大理人,幼年父母双亡,读过两年私塾,10岁时到著名中药店春生堂当学徒,之后“白手起家”创业。

古往今来 | “三迤”的由来

​“滇”是云南的代称,云南还有一个代称名叫“三迤”。在诗文中常可以看到,董必武先生到安宁温泉时,就写下“莫夸六国黄金印,来试三迤碧玉泉”的诗句。三迤的由来,源自明清时期的行政区划制度。

2020.03.09
县(市)区文联战“疫”优秀文艺作品选(1)

自昆明市文联组织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以来,各县(市)区文艺工作者纷纷投入到创作中来,利用诗歌、花灯、民间小调等方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梨花落在我的心

阳光下梨花溶溶,美而不娇,倩而不俗,纤尘不染。一阵狂风过后,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轻盈地打着旋儿,幽雅地翻舞着,洒落在地,地上银白点点,如月亮洒下的银辉。

欲绽红深开处浅

她们没有停留。小女孩的眼睛一直盯着燃灼正旺的花团,而那一树繁花也清晰地倒映在她的眼波中。短短的一瞥,新春与天真烂漫的孩子重逢。

诗一首丨男人,三月八我这么想

如果我的母亲还在,我要用当年的雪花膏为她涂涂眼角;如果我的初恋在远方,我要用摇把子电话回应我的忘却。

2020.03.06
云南口罩运用小史

​据档案记载,当时云南省政府共收到250册《简易纱布防毒口罩制法》小册子,省政府主席龙云立即下令分发各地、各局遵照执行。当时的五十三兵工厂开始制备这款口罩,挽救了许多抗日将士的生命。

2020.03.06
抗战时期云南的霍乱防控(上)

从古至今,人类和瘟疫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人类历史上遭遇了无数的瘟疫,其中有些瘟疫特别严重,甚至影响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在人类与瘟疫对抗的过程中,科学和医学也在探索中不断进步。近代以来,在人类经历过的瘟疫中,霍乱曾是令人谈虎色变的最可怕瘟疫之一

2020.03.06
【书香云南】痴心不改的追梦人

“巴拉格宗”是藏语,意为“神仙居住的地方”,传说中状如八瓣莲花的极乐园,是香格里拉最明亮、最神秘的字眼。她是凝聚着藏族远古文明韵味的秘境天域,也是世界寻求和平、宁谧的归隐地,更是人神共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人与人和睦共荣的心灵憩息净土。

【阅读笔记】鼠年诗话

老鼠的名声不好,因其不劳而获被人类骂了几千年。《诗经·硕鼠》是骂鼠的开篇:“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这里的“硕鼠”就是吃得肥硕的大老鼠,它们吃的是人们种出的粮食,却不管劳动者的死活,因此劳动者都想离开它们去寻找“乐土”。这当然是隐喻

【书人书事】我所知道的冯牧与刘白羽

当晚,我便坐在团部阅览室读完了刘白羽那些报道东北、华北解放战争的战地通讯,踏着朗朗星光回到驻地宿舍。

家书抵万金

在我国古代,书与信是有区别的,书指函札,信指使人。通称为“书”,现代汉语中的“书”仍保留了“书信”的意思,如“家书”就让人倍感亲切。

普者黑的春风

普者黑的春风,很绵软。我从高铁站出来,一下就被这种绵软包围。沿路走,总觉得被人环着腰。风,太不像风了,有温柔的质感。季节才到三月,在昆明的家里,早晚还是有凉意的冷,我只要出门,都必会带上薄的风衣或长针织衫。

逆风而行的背影

谁也没有料到,平淡的日子,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谁也没有想到,2020年的春节,在惶恐与惊慌、伤痛与感动中度过……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5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