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馆
回家,过年的头等大事

年是岁月的车轮,诗词是岁月的歌,在诗词的韵律里看春节的车辙,颇有情趣。

庚子话鼠

前一阵,朋友在微信上问我:“师为尊,可谓老师。鼠何德何能,敢以‘老’字谓?”我即刻回他,“因为一鼠二牛,在十二生肖中人家可是老大。”

春暖花开燕归来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立了春,风和日丽,桃红柳绿,燕子就要从南方飞回来了。

母亲的幸福流水账

母亲有个记事本,平时习惯在上面记些东西。母亲只是略识几个字,记述的文字毫无文采,纯粹就是简单的流水账。而且,母亲的记述没有规律,有时一连三天都有记录,有时十天半月甚至一个月都不记一个字。

2020.01.15
特稿 | 发现特等功臣

红尘中,那一袭旗袍

​“时光流曳,绿肥红瘦,留我须臾步。携手荷花风雅路,一霎旗袍处处。古风惹动人心,百态千姿晓雾。不恨流年凋晚,红衰翠减始悟。”如果说,女人的一生是一首绝妙的词,那么,旗袍就是女人生命中最炫酷、最奇妙的乐曲,最媚魅、最走心的词眼。

家长里短 晒被褥

​天气晴好,阳光灿烂,温暖拥身。一大早,妻子吩咐我把儿子、女儿房间的床上用品悉数抱上楼顶晒,他们两家要回来过年。我很乐意接受妻子布置的“任务”,从两间卧室内将四床被子、褥子挂上线。

老,服还是不服?

的确,我也深感记忆力明显不如从前了,尤其记不住人名、地名和年份。有时,与新朋友相会,方才听人介绍过,可回头就叫不出人家姓甚名谁,真是令人尴尬。

人生百年不可虚度

​明代洪明所著《菜根谭》中有几句有关老年人励志的格言,值得借鉴:“人生百年,不可虚度”“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逝;幸生其间老,不可不知有生之乐,亦不可不怀虚生之忧。”

悠悠采莲河最忆是乡愁

​闲暇之余,我来到采莲河畔散步。河的两岸,花草种满岸坡,绿树成荫,鸟语欢唱。河水里一群群小鱼,在水草、青苔间自由地穿游。一只白鹭,一会儿飞到河道里的浅水处觅食,一会儿飞到岸边的树林里休息,很是悠闲快活自在。

墨香聚年味

“年,像淡烟,又像远山的晴岚,我们握不着,也看不到,但它走来的时候,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一拂,我们就知道,年来了。”读到季羡林先生这句雅致的句子,扑面而来的浓浓年味如缕缕春风轻轻地温暖我的心田。

2020.01.09
风土丨昆明人过大年

春节,一岁之首。在农耕社会,冬去春来,诸般农事都休息了,春节于是顺理成章地成为最盛大的节日。人们借此时节正好可以好好慰劳自己,修补平时忙于工作而冷落了的伦理亲情,祈求新的一年福气连连。

新年正在成为过去

新年是这样来的:趁着大多数人还在做梦,趁着少数人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电视或者玩手机,她一脸坏笑,轻手轻脚地潜入千家万户,悄悄放下属于每个人的365天时间,然后嘀嗒嘀嗒飞奔而去。你一觉醒来,新的一年已经短斤缺两,至少有好几个小时变成了“过去”。

迎接新年

迎着年末的雪花,倾听寒冬的声音,有一种动人的旋律,是那样亲切,敲击在我们的心里,那是新年的音符,新年的脚步在向我们走来。新的一年,是全新的,翻过逝去的一页,便是一个闪亮的明天。

跟着时光走

行走在人生四季,时光总是不经意从身边滑过,等我猛然觉醒时,时光已匆匆游走,留下斑驳的身影和遗憾,于是,我掩面哭泣,独在角落暗自流泪。想想,曾几何时,我多么希望抓住时光的影子;曾几何时,我多想把梦想追赶。

古诗文里的元旦韵味

初唐卢照邻《元日述怀》诗曰:“筮仕无中秩,归耕有外臣。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草色迷三径,风光动四邻。愿得长如此,年年物候新。”全诗把新年到来后风光景致的变化和迎新的心愿,如数家珍般地跃然纸上。在辞旧迎新之际,面对新岁新景,诗人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2020.01.02
翻开昆明历史新篇章 ——纪念昆明起义70周年

昆明起义,宣告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在昆明的结束,实现了昆明及云南部分地区的解放,为云南解放、西南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使昆明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免遭战火,人民免遭涂炭,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春城昆明从此翻开了历史新篇章。

婚姻与茶

与年轻人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的变化,有人问我:你们当年如何与自己的另一半相识,怎样表达爱情,又如何看待婚姻?一连3个问题,前两个很简单,当年男女相识,主要是通过介绍人,即所谓媒妁之言,即使双方原本已经相识,也要走这样一个过场。

那年“冬至”风雪路

那年我七岁,和父亲一起从亲戚家里冒着严寒顶着风雪往回赶。因为,第三天就是冬至节了,按我们当地的习俗“冬至大如年”,过“冬至”是不能呆在别人家里的,必须是一家人团圆在一起过冬至。

感动

在当今这个情感因利益日渐商品化和荒漠化的现实社会里,感动是什么,我们为何感动……诸如此类的问题,还会不会再激起我们那冷漠、枯索的心灵里层层的涟漪,唤起生命冰原中春草萌芽的那份记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4页  跳转